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音乐响起,必须准备好登场 06

    >>  当前栏目:音乐新闻 发布时间:2018-08-09 09:23 来源:互联网 百度查看《音乐响起,必须准备好登场 06》


    ■本报记者吴桐

    历经过去4天马不停蹄的复赛和半决赛,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今晚将进入决赛阶段。73位从世界各地来到上海的选手,将在这个舞台上一决高下。决战在即,记者采访了本次比赛的评委、选手、志愿者。他们用不同的视角帮助我们了解一个完整的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这个比赛既是一次各大芭蕾学派的交流,也是对中国芭蕾发展道路的回顾和探讨以及对世界芭蕾艺术发展道路的展望。

    寻找未来的芭蕾明星

    评委会主席弗兰克·安德森是世界著名的芭蕾大师,丹麦布农维尔学派的传承者。他1995年就来过中国,当时跟随丹麦皇家芭蕾舞团在北京和上海表演。他开玩笑说,要是知道此后20多年间会来中国超过100次,当时会下定决心学好中文。

    这次在上海,安德森看了上海芭蕾舞团带来的开幕演出《天鹅湖》,“水准一流,你会发现每一个群演都无可挑剔。”对中国芭蕾的历史,安德森如数家珍。他熟悉《红色娘子军》和《白毛女》,也了解此后中国芭蕾在继承西方经典和探索中国道路所付出的努力。

    能担任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的评委会主席,安德森表示非常荣幸。“和世界各地的评委一起,在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寻找未来的芭蕾明星,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人生就是一场比赛,音乐响起,你必须准备好登场。”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高额的奖金十分诱人,但在安德森看来,更重要的是,比赛可以给这些年轻人提供一个平台。他希望这些年轻人不仅仅把这当成比赛,更把它当成一场演出,一轮又一轮,用他们个性和灵魂去打动观众。

    越丰富越能发现芭蕾之美

    20岁的选手常斯诺,刚在第28届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中荣获青年男子组金奖。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有“芭蕾奥林匹克”之称,时间长、难度大。今年的比赛汇聚了31个国家119名选手,常斯诺和他的舞伴李偲旖一路过关斩将,分获青年男子组金奖和女子少年组金奖。从瓦尔纳归来,来不及庆祝,他们在沈阳住了一夜,立刻飞来上海参加第六届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常斯诺说:“不能拿了一个奖就松懈,要时刻准备,加倍努力。”

    为了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和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常斯诺和他的舞伴准备了整整一年。他们都是辽宁芭蕾舞团的演员,在团里的工作结束后,每天还要额外加练4—5个小时。晚上回家吃个饭,再回到排练厅自己练,直到晚上十时。

    常斯诺十岁开始学芭蕾,一年后考进辽宁芭蕾舞团舞蹈学校。专业的训练太苦、太累、太疼,他一度想要放弃。“想了很久,后来想到我的家里不是那么富裕,父母供我挺不容易的,不能半途而废,就咬牙坚持了下来。”学习芭蕾有一个从苦到甜的过程,一个动作以前怎么也做不好,但练了一千遍,有一天忽然能做好了,还做得比别人好,就让他特别有成就感。“随着自己技巧越来越成熟,内心越来越丰富,就越能发现芭蕾的美。”他说:“芭蕾舞最难的不是技巧,而是表现力。这不是每天在排练厅里苦练就能有的,我希望未来能在舞台上多演一些角色,慢慢成长为一个演员。”

    分享选手的快乐和悲伤

    从事咨询工作的丁一今年27岁,已经连续两届比赛来做志愿者了。因为白天要上班,她都是下了班再往比赛现场赶,工作到晚上9、10时回家。到了周末,全天都在赛场。

    今年共有45个志愿者,最小的19岁,最大的48岁,分成评委接待、选手接待、后勤、摄影等不同小组。丁一曾在韩国念过书,此次负责接待韩国选手。近年来,韩国选手的实力越来越突出,今年进入复赛的就有十几位韩国选手。丁一的工作,就是帮助他们扫除语言不通的障碍,让选手可以全身心投入比赛。

    今年因为台风“云雀”登陆,韩国组有一位15岁的选手Yujin Park和她的妈妈,在开幕第二天才抵达上海,错过了选手抽签,也错过了走台。当丁一接到她们,便迅速带她们熟悉比赛日程和场馆,解答她们所有的问题,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帮助。Yujin Park幸运地进入了半决赛,丁一很为她高兴。

    作为志愿者,丁一见证了芭蕾舞比赛台前幕后的喜怒哀乐。去年她驻扎在选手们下榻的酒店,曾经帮忙放过榜——就是在当天比赛结果统计出来之后,将晋级名单贴到酒店的公示台。每轮比赛的结果常常要深夜才能统计出来,有时候要到凌晨2、3时。许多选手、家长和老师睡不着觉,会等到凌晨出来看榜。丁一说:“那个时候,能看到许多情绪化的瞬间,有人相拥而泣,有人内心失落却表现得非常坚强,有人自己晋级了但要安慰被淘汰的同伴。作为志愿者,你会分享他们所有的快乐和悲伤。”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