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爱奇艺想用《中国音乐公告牌》“打歌”,它将成为蔡徐坤们粉丝的



    原标题:爱奇艺想用《中国音乐公告牌》“打歌”,它将成为蔡徐坤们粉丝的狂欢吗?

    核心内容:

    1、《中国音乐公告牌》这种在中国略新颖的音乐综艺形式,算是中国音乐综艺节目困境突破的创新尝试。

    2、无论爆款与否,打歌节目将成为中国音乐综艺节目新增长点,还能作为捧红节目自产新偶像的平台。

    3、新一代打歌节目的发展将受限于偶像源头不充裕、音乐市场低谷、可能的平台圈层限制。

    9月10日,爱奇艺原创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播出了三日。

    以目前的情况看,《中国音乐公告牌》这档初起步的节目并没开好头。猫眼数据显示,该节目周五首播量为2265万。作为参照,同在爱奇艺播的《中国好声音 第五季》在未拥有栏目入口的情况下,开播播放量5730万;试图将音乐、电影、现场结合在一起的新节目《幻乐之城》在芒果TV单平台(注:该节目还在腾讯视频播)播放量为5536万。

    中国普通用户对打歌节目陌生或限制了《中国音乐公告牌》的受众,但该节目仍是对现有音乐综艺节目困境边界的有益尝试。尽管年轻人在社交媒体打歌的狂欢还停留于圈层范围内,改变偶像产业任重道远。

    打歌节目能破音乐综艺困局吗?

    今年上半年,当《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节目强势造出众多俊男靓女的新星时,给新人提供发迹平台的打歌节目就有传言将孕育而出。

    爱奇艺5月宣布开始制作音乐打榜节目,9月7日《中国音乐公告牌》已开播。与打榜节目的起源地韩国相区别,从中国本土诞生的《中国音乐公告牌》,它增添了真人秀部分。

    在偶像工业成熟的韩国,偶像团体发布新歌后将跑遍各大电视台的打榜节目宣传,历经3-5周时间,每周跑四五档节目。跟中国歌手发新专辑只得选择《快乐大本营》这种娱乐而非音乐为主的宣传方式不同,打榜节目是专门针对音乐视觉展示建立的平台,在韩国已形成包括试听推荐、舞台秀、上下班图在内的打歌流水线体系。通过表演,现场投票结合流媒体播放等各项指数,评定每期节目冠军。外界能以此为衡量歌手的价值。

    爱奇艺《中国音乐公告牌》基本延续了韩国现有模式,但将歌手录制的其他部分,如选歌会议、造型准备、舞台排练等原先在舞台背面的部分以真人秀的形式加进节目中。接受36氪等媒体采访时,爱奇艺副总裁、《中国音乐公告牌》总制片人姜滨解释这样设计主要是建立头部综艺影响力的考量。

    从行业角度看,《中国音乐公告牌》这种在中国略新颖的音乐综艺形式,也算是中国音乐综艺节目困境突破的创新尝试。音乐类作为综艺节目的绝对主流,近年几乎各种创新都有,从早期《超级女声》时代音乐选秀,到《中国好声音》素人歌手竞演,《我是歌手》专业歌手比拼,跨界歌者、听歌识人、老歌翻唱、素人对战歌手等,用户对微创新的音乐节目玩法已显疲态。连综N代的明星节目《中国好声音》,无论收视率还是网络播放量都不及往常。

    因此,在音乐节目的创新方面,综艺制作者需要跨度更大,模式更新,以争夺娱乐选项众多而时间又有限的用户。比如投资3亿的《幻乐之城》,就是用电影手法拍八分钟无剪辑的现场音乐剧;再如《这就是歌唱·对唱季》像是披着音乐综艺外壳的青年相亲节目。虽与现象级节目有差距,但持续探索才有机会找到下一个爆款。《中国音乐公告牌》的道理也一样。

    但打歌打得起来吗?

    创新是好事,注入新鲜血液或能提振中国原创音乐综艺市场。对爱奇艺而言,花大力气推原创《中国音乐公告牌》节目更是出于产业链上下游考虑。如来自《偶像练习生》造的新星,《中国音乐公告牌》可作为接盘者承担新星宣传的职能。后者首播打榜的蔡徐坤,就是4月从《偶像练习生》以C位出道。

    事实上,除爱奇艺,腾讯和优酷今年也纷纷布局打歌节目领域。在2月优酷春季综艺新品先鉴会上,优酷宣布将推出一档打歌类节目《这!就是偶像》,但原定4月播的节目到现在没有其他音信。7月底,腾讯视频也宣布,联合上星卫视和东方卫视,将原有《中国梦之声》的IP升级改造为打歌节目,10月即将上线。

    无论爆款与否,打歌节目将成为中国音乐综艺节目新增长点,还能作为捧红节目自产新偶像的平台。

    但打歌的愿望美好,实际依旧挑战重重。中国并非没有打歌节目的先例,央视牵头的《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也曾吸引鹿晗等人气偶像前来,但现在节目虽然还在维持,可声量过小,打榜节目的宣传功能难奏效,流量明星自然有更优质的平台,久而久之恶性循环。

    到爱奇艺时,《中国音乐公告牌》所处环境比《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好,《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带动的一波年轻偶像热潮,需要更专业的平台承接偶像后续的培养工作。但偶像源头不充裕仍将限制新一代打歌节目的发展。

    以《中国音乐公告牌》为例,一期节目音乐人共6位,除蔡徐坤、陈粒、艾福杰尼外,其他知名度较低,甚至还有韩国男团参与,不知爱奇艺是基于国际化考量,还是因华语新生代偶像匮乏;且中国歌手先前没有参加打榜节目的习惯,对于第一个“吃螃蟹”或许多数态度会比较保守,成熟知名歌手尤甚。《我是歌手》刚起步时,也曾遭遇难请歌手的境况。

    反观韩国,每年新增偶像艺人达50多组,算上长期培养的打榜习惯,已出道的艺人也走打榜通道,这足够支撑韩国多家电视台每档打歌节目每期十几组的歌手体量,而不像《中国音乐公告牌》只能用真人秀时间填补因偶像匮乏影响的舞台时间。

    打歌在中国遇到的较特殊的情况是,音乐市场现状目前不如综艺、电视剧火,受利益驱动,一档用音乐说话的节目不见得能让偶像歌手回归歌手本身。姜滨向36氪坦言,音乐市场虽没那么火爆,但市场不会消亡,现在可能在低谷。连鹿晗都说“没有想过要留下什么,因为太难了,尤其音乐作品”,火了这么多年,一首音乐作品都没让人记住,反倒和女朋友演的雷剧《甜蜜暴击》在社交媒体讨论众多。

    而打榜节目更难突破的圈层还在于平台自身。目前,爱奇艺《中国音乐公告牌》里几名艺人都与平台紧密关联,当优腾正式涉足打榜节目市场后,参与打榜的歌手是否就被限制在自家平台上?最后沦为各自为政、自说自话的真人秀?如果没有覆盖面,打榜无论是节目还是榜单都将变成粉丝群体狂欢后逐渐落寞。如果说看爱奇艺节目打榜的都是蔡徐坤的粉丝,那到腾讯视频是不是该变成蔡维泽了?


    推荐链接: 仿站工具 描写颜色的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