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pt老虎机注册送38彩金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午饭时间的宏远俱乐部大本营很安静,大部分球员应该都在睡梦中――前一天,他们在东莞新篮球中心不敌辽宁,本赛季的CBA征程画上句号。

  有多少人彻底未眠,又有多少人连自己何时入睡都不知道,在梦里,赛季的片段也许会像放电影一般,一帧,又一帧,跳过。

  少帅杜锋,坐在俱乐部办公室,放松下来,与好友聊聊天这种事,他已经想不起上次是何时,但是,和朋友的三句话中,杜锋两句不离球队。

  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其实更像是聊天),杜锋的眼眶几度泛红,他感谢大伙在人员不整的逆境下拼到最后一刻,感谢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关心、慰问球队,他也真心希望各界能冷静看待目前宏远实力下滑的现状。至于大家一直在提的重建需要时间,杜锋说,下赛季会更难,下下赛季会更更难。

  被辽宁淘汰出局的那个夜晚,整个东莞新篮球中心,连最山顶的那一层都挤满了球迷,仿佛一个巨大的斗技场,观众的声浪在上空,杜锋的身影,在聚光灯下。

  “终场哨响的那一刻,内心比上赛季出局(半决赛不敌北京)时平静。”杜锋说,不仅是他自己,队员也很平静。

  接受完采访,坐上球队大巴,回到俱乐部,朱芳雨、易建联、王仕鹏、周鹏、陈江华等都更新了朋友圈,“他们都很真实,也看到了球队目前存在的问题,也知道彼此都在最困难的时候犹如兄弟一般拼到了最后,没有什么遗憾。”杜锋说。

  说到“拼”字时,杜锋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外界可能不太了解,陈江华两个膝盖都伤得严重,他最后一场还去玩命地突破,最后把脚扭了;第三战,阿联的脚已经受伤了,最后一场他带伤拼尽全力,所有这些,作为教练我真的很感动。”

  每说几句话,杜锋就会咳嗽几声,他的声带前几年做了手术,如果你经常看电视的话,会发现他脖子上那条紫红色的疤痕越来越明显,而且声音比正常人都低,连续说话都十分费力,可是整个赛季,特别是半决赛,杜锋哪一场不是扯着嗓子大喊,加油鼓劲,布置战术。

  “很多人都说在电视上看到我觉得我苍老了不少,有时候站在镜子前,自己也会吓一跳,这一年,我的白头发真的多了很多。”说到这里,杜锋叹了一口气,从常规赛最困难的连败开始,他每天的睡眠就维持在三四个小时左右,到了季后赛每天都是凌晨四点才能入睡,早上八点左右起床。

  对于杜锋来说,凌晨四点的东莞是怎样的?可能是一种孤寂,一种压力,也可能是一种日复一日不停给自己打气的坚定。

  “(常规赛)主场打辽宁输了后,又输给了四川,当时主场有不少球迷喊我下课,网上也有许多球迷喊我下课。我当时挺心寒的。我跟自己说,可能你不能拿你当年为宏远立下汗马功劳来作为资本……”这是杜锋单独指挥球队的第二个赛季,但“下课声”却从常规赛中段就在他耳边一直回响,杜锋说,以前,就算是上个赛季,他对教练这个职业所处的状态也还没有太深刻的了解,而这个赛季,完全不同。“做教练,比做球员真的难太多。以前李春江指导输掉冠军被球迷指责谩骂,我不太理解,现在都能体会。我觉得我是一个敢承担责任和敢担当的人,在球队最困难的时候,我都对外界说,‘责任在我’。”

  在最艰难的时候,杜锋说,身边一帮热心人,给了他力量和温暖,“俱乐部投资人陈海涛很清楚球队的现状,每场输球,他都会主动发信息安慰我鼓励我。我也很感谢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他们在球队最艰难的时候给球队发来慰问信,给我通电话,为球队减压,为球队打气,之后球队恢复了气势,在常规赛最后阶段迎来一波连胜。”

  但,在球队开始起势时,拜纳姆的意外受伤还是打乱了球队的计划,并在最后严重伤害了球队。“始料未及,拜纳姆给我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杜锋回忆,半决赛首战不敌辽宁后,拜纳姆主动请缨,称自己已经准备好,但第二天在投篮中又称自己扭伤了脚,之后一直态度反复,使球队和教练组处于被动,“我们队开始老化,外援还出了问题,那便是雪上加霜了。”杜锋也明确表示,下赛季不会再考虑拜纳姆,要对外援出状况提前做预案。

  “大部分球迷都很懂球,很理智,也希望全国球迷能看清球队的困难和现状,如果你真的爱这支球队,爱这些球员,就多分耐心和包容,少一句指责和谩骂。”杜锋说。可是,球迷们真的能理解吗?真的能接受八冠王目前的现状吗?

  提起锻炼新人,杜锋回忆起了自己青葱十八的岁月,那段时光,宏远和现在很像,却又不像。“当时欧阳贵景、马永忠、李春江、关德友一批老队员都退了,剩下李群和宋希带着我们一帮十几、二十刚出头的小伙子打,第一个赛季我们从之前的第三退至第六,之后一个赛季退到第七,然后才在第三个赛季拿到常规赛冠军,在总决赛输给八一。”杜锋说,“但现在全部让年轻人去打,可能就是艰难打进季后赛,第一轮就出局的命运,你打第六、第七,球迷是不是会更加接受不了?”

  依然很神勇的朱芳雨,依然还能“即插即用”的王仕鹏,为着球队的发展,这个赛季牺牲了巨大的上场时间,球队的“中生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上场时间和锻炼机会,任骏飞和周湛东也逐渐进入球队主力轮换阵容,高尚也在个别场次有不错发挥,但“中生代”总体情况依然无法在关键时刻去担当。

  “朱芳雨、王仕鹏和周鹏的价值体现在比赛经验,他们有丰富的阅历,他们参加奥运会、亚运会、世锦赛,这些不是给中生代多打一两场比赛就可以有的,他们还没能去真正承担一些什么。”杜锋说。

  年轻人怎么去承担?外界所说的“重建”又在未来怎么去做?

  回答这些问题,杜锋停顿了几秒,“包括我、朱芳雨、王仕鹏、易建联不能打一辈子啊,需要新的朱芳雨出来,新的王仕鹏出来。但就像刘翔的师傅孙海平,在带出刘翔后他又带出了谁?重建必须要有一批有天赋的球员,我不是说我们没有天赋,但某些层面上某些球员不够努力。”

  在杜锋看来,要想夺冠,必须每个位置都要有底蕴的球员在。“那时候我们拿冠军,因为我是国内最好的四号位,朱芳雨是最好的三号位,王仕鹏是最好的二号位,自然而然,我们对冠军是有话语权。现在各队投入大,外援能力增强。我们最多的时候,有六个球员在国家队,而现在是两个,我们的国内球员的实力就是在下降。以前,我们经常上全华班都能把对手搞定。现在可能吗?”杜锋的语气开始变重,“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式了,不能拷贝复制了,不能总拿以前的时代来衡量现在的困难。如果真的完全更新换代,阵痛期会更大更痛。”

  那么,阵痛期到底要多长?

  杜锋说自己深处宏远最困难的时代,下赛季会更难,以后会越来越难,但球队的信念不死,“下赛季朱芳雨会更加淡出,但老将的作用会换个方式体现,比如在场外,会在训练生活中帮助年轻人,其他俱乐部之所以很难在一个时代复制宏远的辉煌,就因为有我,有朱芳雨,有王仕鹏这些人支撑着宏远的底蕴。”

  赛季刚刚过去,宏远就已经开始准备新赛季了,效力柏宁的天才国青后卫赵睿确定加盟,帮助球队缓解后卫问题,二队也将有新人升上一队。

  一个月后,总决赛的硝烟也许还未散尽,宏远就将重新集结,对他们来说,放低身段,重新出发,早已不再只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本报记者 张予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