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mg游戏代练平台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日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暂停执行药品电子监管有关规定”的公告,引发舆论关注。在6日下午的经济界小组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原中信21世纪副主席、中信国检董事长陈晓颖首度回应药品电子监管码被叫停一事称,“我知道现在网上热议这个事,可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作为药品电子监管系统的建设与运营方,陈晓颖认为事件的缘起是流通环节企业不理解该系统设置的社会意义,所以状告食药监总局。后者迫于压力,没调研就宣布暂停,也未征求过建设方的意见。在2月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局长毕井泉就药品电子监管码争议一事回应称,任何政策措施的制定都要充分考虑其经济性、有效性、公平性、合法性,要充分听取社会各界的意见,取得监管对象的理解、配合和支持。监管部门将照此原则妥善处理电子监管码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据了解,药品电子监管码是一品一码,每盒出厂药都会打上一个条形码,相当于“身份证”,可以监管药品的流向。陈晓颖在会上介绍,该系统完全由私人出资建设,从2005年至今投入20多亿元,没花国家财政一分钱。该系统的网站每天浏览数7亿次,日均免费药品查询13000次左右。

  “会前杨行长(前工商银行行长杨凯生,同组政协委员)问过我,这里面有没有利益输送?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分钱也没有,确实没有。欢迎纪检、审计部门去食药监总局调查。”陈晓颖称,该系统最早是中信集团王军董事长委托她去做的,当初为了中国药品安全监管而设,打算建起来后捐给国家。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数年前就有媒体报道,业内人士质疑电子监管码运营方的目的是盈利而非慈善。

  会上,不少委员对陈晓颖介绍的电子监管码“身世”及命运表示关注,“你的这个系统信息安全怎么保证?”“现在确定关停了,以后谁来监管?”向其他委员解释时,陈晓颖强调,“这个系统不是我的,是国家的。”她认为,系统不存在信息安全风险问题,因为数据上网就不安全,不管谁运营都一样,关键是要有严格的运营管理和数据使用方面的监管,应该纳入法律程序,“但现在,我个人是无能为力了。”“这个话题大家讨论很热烈,都很关注,陈委员反映的这个情况要重视。药品是要有身份证。”小组组长、原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建议通过快报形式,将这个问题上报。文/本报记者 孙静

  供图/视觉中国

  热点回应

  新闻背景

  药品电子监管码“暂停”

  2008年4月,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建立全国药品监督管理网络,今年1月1日起,电子监管药品种类从特殊药品、基础药品扩展至所有药品,监管范围从生产企业扩展至药品零售企业,且凡是未达到新修订的药品GSP标准的药品经营企业,一律停止药品经营活动,由此引发药品零售行业的不满。

  今年1月25日,湖南一家零售药企提起诉讼,认为食药监总局强制推广药品电子监管码属于行政违法,而食药监总局委托拥有第三方互联网售药平台资质的阿里健康(原中信21世纪)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网的合法性也存在问题,应立即停止。

  据公开报道,此前,阿里巴巴联手云锋基金收购中信21世纪54.3%的股份,自从接手电子监管码业务后,作为运营者的阿里健康就一直被外界质疑利用运营之名行数据垄断之实。

  今年2月20日,食药监总局宣布暂停执行药品电子监管的有关规定,同时就《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拟将药品电子监管系统调整为药品追溯体系,取消强制执行电子监管码扫码和数据上传的要求。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