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tb222通宝娱乐场注册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市四套班子明年底前搬入行政副中心

  “习近平总书记‘2・26’讲话发表两周年,《北京日报》的长篇报道,文风和深度都让人感动,其中一些事例我也是头一次听到,很多都抄下来了。”昨天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北京代表团向媒体开放审议活动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接受本报记者提问时,翻开笔记本,向在场媒体介绍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生动案例,并对《北京日报》表示感谢,然后耐心回答记者们的提问。

  行政副中心建设带动40万人疏解

  全场第一个问题,就把备受关注的“首堵”抛向李士祥代表。

  李士祥表示,功能疏解是缓解交通拥堵的治本之策。其中具有重大意义的一项疏解任务就是,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机关明年年底前搬到位于通州的行政副中心办公,加上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搬迁,可带动40万人向外疏解。

  在产业疏解方面,李士祥说,截至去年底,北京疏解了220个区域性批发市场和79家工业企业。新增产业禁限目录中,城六区禁限比例达59%,目前累计不批的企业设立申请已有1.3万件,产业禁限不会动摇,将长期坚持下去。

  另一方面,北京还会坚持房地产调控。李士祥说,控制住房地产开发,也能抑制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北京房价同比上涨11%,限购措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变化。

  治理交通拥堵也与京津冀协同发展密切相关,特别是在交通一体化方面。李士祥介绍,京津冀三地与中国铁路总公司联合成立了京津冀城际铁路有限公司,“十三五”期间预计建设1333公里城际铁路,真正形成“轨道上的京津冀”,从更大范围缓解拥堵。

昨天,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北京代表团举行媒体开放日,图为记者举手提问。本报记者 戴冰摄

  不会草率提出常年单双号

  本轮限行政策将于4月份到期。面对传闻中的“单双号限行”、“拥堵费”,李士祥表示,“不会草率提出常年单双号。”

  关于征收拥堵费,李士祥说,行业主管部门和法制部门正在研究论证,征收不可能拍脑门决定,不是简单的行政行为,研究论证时将从降低小汽车使用强度的角度来科学考虑。

  “目前单双号限行主要在重大国事活动和极端天气两种前提下实施。”李士祥说,今年首先要把极端天气研究透。目前空气污染预警方案正在修订过程中,初步考虑在极端天气到来时,先停排放标准低的国一、国二车,其他措施还在进一步深入研究,不会草率提出常年单双号限行。

  李士祥表示,北京在治堵方面将综合施策,目标是2020年北京绿色出行比例达到75%。其中今年北京就确定了46项具体任务,包括建设微循环,打通断头路,加快中心区地铁建设,集中缓解五环内拥堵问题。“这次有图有时间,说话要算数、军中无戏言。”他郑重承诺。

  京津冀医保对接正在研究

  谈到教育、医疗资源的疏解,李士祥介绍,每天来北京看病的外埠患者约有13万人,23%来自河北。所以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同时,特别要加强公共服务的协同发展。目前京津冀三地相关部门已经做了规划,重点之一是研究医保对接。

  李士祥介绍了医疗资源协同方面的成功案例河北燕达医院,它与北京朝阳医院、天坛医院等都有合作关系,最大遗憾就是医保没有完全同轨,目前正在研究解决。

  李士祥说,北京托管河北曹妃甸医院,西城区小初高配套学校在曹妃甸落地,这些项目都已列入计划。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产业和行政功能疏解过程中,配套的教育、医疗一定会跟进,涉及到的资质互认、职称晋升等问题都要通过改革,消除隐形壁垒,实现真正突破。

  打造全球创新创业首选地

  在回答北京“十三五”期间科技创新方面有哪些主要举措时,市科委主任闫傲霜代表说,北京努力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十三五”期间将做好四件事:加大对原始创新的支持力度,建设成为国家知识创新中心;加大技术创新支持力度,率先应用自主创新成果,推动企业转型升级、绿色发展;推动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建设,面向全国、面向世界发挥辐射力;营造最佳创新创业环境,服务青年创新创业。

  闫傲霜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进一步增强了北京的创新活力。这里集中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天使投资、创业投资,北京有义务有责任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努力打造全球创新创业的首选地。

  分级诊疗应对二孩生育高峰

  全面二孩政策实行后,如何应对预期中的生育高峰?国家卫计委科研所所长马旭代表以北京为例进行了深入分析。

  马旭说,北京现有产床总量约为5000张,不能简单地说够还是不够,而是要看这些产床配置在哪里。三甲医院产床利用率达到了108%,超负荷运转;二级医院为80%,民营医院为50%,基层医院仅有14%。总的来看,解决产床紧张与医改的基本思路是一致的,就是坚持分级诊疗。

  马旭说,健康产妇正常分娩,在基层医院完全可以解决,高危、危重产妇再到三甲医院,才是合理的分级诊疗体系。如果分级诊疗能够很好地落实,我们完全有能力应对全面二孩生育高峰。

  本报记者 范俊生 王皓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