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iphone老虎机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巨晓林

曹宝华

张晓庆

朱建民

  【劳动合同法】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昨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对于企业和雇员,劳动合同法的保护程度是不平衡的。“本意是保护劳动者,但可能最终损害了一些劳动者的利益。”

  当天,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在北京召开,楼继伟在记者会上发表上述观点。

  “职工不努力,企业很难解雇”

  楼继伟表示,现行劳动合同法是以标准工时制为基础,不适合灵活用工。对于外向型的以加工贸易为主的企业,在“没有订单的时期会比较为难”。此外,薪酬的过快上涨可能造成企业成本上升,使企业迁至其他国家,最终减少劳动者就业机会,损害的还是劳动者的利益。

  “这几年薪酬上涨是超过劳动生产率的,长期这样是不可持续的。这里有各方面原因,不能说跟劳动合同法没有关系。”楼继伟说。

  楼继伟同时表示,现行劳动合同法对在职职工保护较多,但职工可以提前一个月不说明原因辞职,会影响企业对员工技能培训的投入;另一方面,如果一个职工工作不努力,企业很难对其解雇,“位置只能被占着,对新入职的职工就会形成歧视”。

  一个月两提劳动合同法问题

  在今年2月召开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楼继伟也曾以学者身份表示,劳动合同法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劳动力市场僵化。职工可以不说明任何原因辞职,但企业主不能随意解雇工人,这降低了企业投资人力资本的意愿。去年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的演讲中,楼继伟亦提出过类似观点。

  “这些问题会对整个经济产生影响,财政在支出和收入方面也都因此受到了影响,我们需要做出矫正。”楼继伟说:“至于要不要修法,怎么修,财政部是个宏观部门、综合部门,修法不是财政部的事。但看到问题要指出来。”

  ★焦点

  “职工与企业可以协商工资”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农民工,这些都是巨晓林的身份标记。昨日,针对劳动合同法问题,巨晓林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公平性来说,当前的劳动合同法对职工和企业是一样公平的,而且现在工资也可以协商。

  巨晓林表示,通过实地调查,他发现目前确实存在企业用工成本高的问题。例如,社保方面,跟相关规定,国内用工单位一般要给职工缴纳20%的养老保险,职工自己缴纳80%。“这个20%的比例与国外相比,算很高”。

  同时,劳动合同法里规定的养老保险也有几个档次,不同企业缴纳的养老保险标准有差异,企业也可以按低标准为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这方面也可以协商。例如,现在也有针对农村地区的“新农保”,新农保基金由个人缴费、集体补助、政府补贴构成。

  巨晓林认为,当前企业用工成本高的原因中,产能过剩占一部分,为职工缴纳的社保成本也占重要一部分。“在征求用人单位和职工双方意见的基础上,养老保险可以适当下调”。

  “农民工虽相对弱势,但不需要特殊对待。在法规面前人人平等。”巨晓林说。 新京报记者 李婷婷

  “劳动合同法对企业保护不足”

  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春风集团董事长曹宝华提交了《关于修改<劳动合同法>的建议》。他认为劳动合同法过度偏袒劳动者,致使企业用工成本大幅攀升。对企业保护明显不足,建议修改部分偏颇条款。

  曹宝华举例说,劳动者只要提前一个月书面通知用人单位,就可以解除劳动合同,而对劳动者离开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没有规定具体的法律责任。他说,这些条款,降低了劳动力市场雇佣的灵活性,弱化了企业用人权、管理权等。

  “企业破产也要支付员工的补偿金。那些干得不好,没有积极性的员工也不敢轻易开除。劳动法是在保护惰性。”曹宝华说:“对企业来说,用工成本大幅攀升,工资、保险这些支出严重抵消净利润,让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难以承受。这两年经济结构调整,企业压力更大,也导致现在部分工厂搬到越南、印尼。”

  因此,曹宝华建议,修改现行劳动合同法,解决劳动者可以炒雇主,雇主无权炒劳动者的现象。既要保护劳动者的权益,又要鼓励企业采取多种形式用工,明确规范临时工、钟点工、兼职、劳务派遣等就业形式的法律关系。 新京报首席记者 苏曼丽

  “打零工的农民工很少企业缴社保”

  全国人大代表张晓庆是湖南山河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职员。自称来自“农民工”群体,近日也在关注劳动合同法修改的消息。

  她说,目前农民工缴纳社保的情况是,正规公司都会按规定缴纳保险金,但是打零工的几乎没有企业缴纳社保。

  例如在建筑行业内,农民工未签订劳动合同的比例一直居高不下,张晓庆说,其直接后果是这部分人群很难享受工伤保险,“在这个领域内的保障基本还是空白”。

  她认为,若要修改劳动合同法,则应当明确,农民工出来打工要有正常的合同制,如果雇佣农民工半年或者1年以上,企业必须给购买各种保险,“只要有商务登记的公司,都必须这么做”。

  政府部门还应加强监管。一是监管企业缴纳保险情况;二是监督农民工缴纳情况。“有的农民工喜欢多拿钱,缴纳保险意识不足。”

  张晓庆认为,还应明确要求工资增长要跟上经济发展水平。现在物价太高,工资一年涨几十块钱根本跟不上生活水平的变化,所以建议农民工工资逐年增长的比例要大一些,“福利待遇好了,我们也更有干劲”。 新京报记者 黄颖

  实习生 郭锰

  “政府可适当承担部分五险一金”

  全国政协委员、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民认为,从责任角度来看,目前的劳动合同法没有问题,因为合同是双方的契约;但从经济负担和企业用工成本角度讲,目前确实存在一定问题。

  朱建民表示,现在企业的用工成本一是税高、二是费高。目前五险一金是由员工和企业各支付一部分,政府并不承担,这种情况需要改变。

  “总体而言,目前存在劳动力市场灵活性不够、企业用工成本较高的问题,不是劳动合同法本身的问题。”朱建民说,国家财政也有责任解决职工的社保费用,不应该只是由职工和企业承担。目前,处在经济机构调整期,企业经营也面临困难。因此当前,政府应该“出手”,减轻企业用工成本。但“减轻”的并非员工的社会保障水平,而是由政府提供财政支撑。否则,企业的用工成本就像滚雪球,越滚越亏最后可能就破产了,市场活力也会下降。“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到了给企业减税降费,但我觉得力度还可以加大。”

  朱建民建议,政府应承担一部分五险一金,这部分并非补贴给企业,而是补贴给职工。例如,企业工资支出中用于五险一金的35%费用,政府可以承担10%,企业承担20%,而职工承担5%。这种情况下,企业用工成本过高的现象就能化解,市场活力也会相应提高。 新京报记者 李婷婷

  ★案例

  “劳动者仍处弱势地位”

  刘畅(化名)在一家出版公司做编辑,入行已有3年。这三年来,她的税后工资已经从4000多元涨到6000元,社保也会随着工资涨一些。

  刘畅认为,工资刚性增长不利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并不准确,“物价也在上涨,但生活成本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花销仍比较紧张”。

  对于公司提供的培训机会,刘畅表示,出版行业对培训有硬性规定,所以每年都会有员工培训,“但培训课程的质量不高,对业务能力提升的帮助有限。”

  此外,刘畅还介绍,现在公司的社保和公积金几乎都是按最低标准交的,按照目前公积金的缴纳水平,买房时不能按最高标准贷款。“我之前在的公司甚至只交三险一金。我觉得劳动者仍处于弱势群体,尤其是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刘畅说。

  对于劳动合同法要修改,刘畅希望能够增加休息天数,“北京通勤成本真的太高,并希望条款能更考虑女性职工的特殊情况。”

  “用人成本高没资金培训”

  马晓辉是一家私企的老板,开公司已经十多年,公司20多名员工。马晓辉认为,现在员工社会保险的开支比较大,根据要求,缴纳的金额每年以8%-10%幅度递增,不仅必须要交还要每年增加,给企业带来很大的负担。

  据马晓辉介绍,每个月公司要给员工缴纳的五险一金平均1000多元,员工的工资在五六千之间,人力成本占公司收益的至少50%以上。

  在员工培训方面,马晓辉表示,由于目前人力成本已经很高,没有太多的资金投入到员工培训上。

  马晓辉希望,能够尽快降低企业缴纳社保的比例,减少企业的人员开支,“现在经济不景气,很多企业都在裁人。我的员工已经跟了很多年,所以现在宁可收益少点,没有降薪或裁员打算。” 新京报记者 沙璐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