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水果机大厅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房子租给游客月入2万 杭州上千人在做这样的房东

  【摘要】小徐和妻子都是80后,父母在余杭闲林给他们购置了一幢四层排屋作为婚房。他们把三间客房整理出来挂到短租平台上,接待陌生游客,7个月里前后住进了四五百位陌生房客,月收入2万元左右。

  杭州某房东像招待朋友一样接待房客。住在同一屋檐下,房东与房客能否和谐相处,是短租市场能否健康发展的关键之一。

  小徐和妻子都是80后,父母在余杭闲林给他们购置了一幢四层排屋作为婚房。他们把三间客房整理出来挂到短租平台上,接待陌生游客,7个月里前后住进了四五百位陌生房客,月收入2万元左右。

  这种“体验当地人生活”的自住房短租形式在欧美和日韩已有很多,这两年渐渐被国人认同。除了最知名的美国房屋租赁网站Airbnb,国内也出现了途家网、小猪短租、蚂蚁短租、朋友家等各类在线短租平台,专门为出行者提供个性化的住宿。在杭州,也有上千名这样的房东,以80后、90后年轻人为主。比起赚钱,他们更乐意称之为“新型社交方式”。

  房屋短租市场兴起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

  杭州小夫妻出租客房月入2万元

  绝大多数是个人房东。2015年,杭州紧跟北京、上海、成都、广州、青岛、深圳,位列小猪平台上订单量第7位,是房源增速最快的城市。每年3月至10月是杭州的租房旺季。

  有杭州法律界人士认为,短租市场还处在起步阶段,目前法律和税务等问题还有待解决,比如短租市场目前普遍不纳税。另外,在居民区内进行客房短租生意,是否要经过小区其他业主同意,目前类似问题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规定。

  十部委发文支持共享经济

  3月1日,由国家发改委等10部委制定的《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全文对外发布。意见提出,支持发展共享经济,鼓励个人闲置资源有效利用,有序发展网络预约拼车、自有车辆租赁、民宿出租、旧物交换利用等,创新监管方式,完善信息体系。

  对此,滴滴出行、宝驾租车、嘀嗒拼车、小猪短租等互联网共享平台纷纷表示欢迎,并对共享经济的广阔未来充满期待。

  事实上,分享经济正在中国蓬勃发展,不仅有我们熟悉的分享出行、分享房屋,还有分享物品、技能和知识等越来越多的领域。日前,国家信息中心信息研究部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联合发布《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报告指出,预计未来五年,中国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所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我们有一只阿拉斯加犬,叫Laughing,若您讨厌狗,请不要预订我们的房间。房间内禁止吸烟,但我们为您提供了视野良好的阳台和院子,您可以在那里吸烟或吸氧。”记者向小徐发出采访邀请,他迅速通过微信发来地址定位、绘制的最佳行车路线图以及到他家的注意事项。

  位于余杭闲林的四层排屋是小徐父母给他准备的婚房,简约美式风格。去年8月18日,Airbnb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小徐成了国内较早一批注册的个人房东。

  敞亮的欧式厨房,爱好烹饪的小徐会给房客制作早餐;宽敞的客厅里,做旧的美式沙发围着壁炉,墙上是外国电影里常见的鹿头雕塑挂壁;影音室里,房客可以挑选自己喜爱的影片;二楼和三楼共有三个客房,最多能同时容纳8位客人,如果一同前来的客人较多,影音室会临时布置成客房;小徐和太太就住在四楼的主卧。小徐认为,很多“民宿”做的还是酒店的生意,主人和客人几乎没有什么交流和分享,只有主人与客人真正共享自己的空间,才是真正的“民宿”。

  “我们在首尔留学时曾经将空余的房间挂到网上出租,所以很快就决定了要把杭州家里空闲的客房也租出去。”去年8月,开始有人预订他们的客房,到现在“每个周末都满房”,客房定价为每晚452元,提供住房和早餐,客人可以自由使用厨房、客厅、后院的烧烤炉等,“使用后的碗筷等需要客人自行清洗,或者另外支付清洗费。”靠出租客房,每个月能收入2万左右,“一月淡季,也有一万多的租金收入。七八月是旺季,房客多,特别忙。”现在,夫妻俩都辞了工作全职在家做房东。

  房东也有挑选客人的权利

  小徐告诉记者,80%的房客来自上海,一般是一家人或者几家人一起来杭州度假,包下所有客房,他们根本不在意住处是否在市中心,大院子、大空间的吸引力更大。

  “相对来说,年轻的客人和欧美客人更能认同这样分享住处的方式。”脱口秀节目《世界青年说》里的加拿大人詹姆斯也住过小徐的家。

  去年,一位芬兰的教授来浙大做学术交流,他带着两个孩子住进了小徐的家。教授告诉小徐,他曾经把自己的房子挂在网上,和德国的一家人约定好到对方城市的旅行日期,互相交换了房子、车子以及家里的宠物。

  大多数入住过的客人都和小徐夫妻成了朋友,但也避免不了糟心的经历。曾有客人预订全部房间后,带了近20位朋友来开派对。派对结束后,家里一片狼藉,厨房里堆满了用过的碗盘,客厅地毯上满是薯片的碎末。这场派对后,小徐请了三个阿姨连续打扫了三个小时。他在平台上果断给了客人差评。

  这次经历之后,小徐关掉了平台上的“闪付预订”(不需要房东确认就能预订客房的功能),开始挑客,“入住前要先了解对方的职业,来杭州的目的,开派对的不接、不喜欢宠物的不接、对住宿要求如酒店般苛刻的不接。”就这样,小徐已经在预订网站上拒绝了大约两成他觉得不合适的客人,与赚钱相比,他更喜欢这种交友方式。

  杭州有上千人在做这样的房东

  80后阿树住在文一路靠近市区的一个旧小区。为了提高出租价格,他花了四万元翻新住处,自己搬进了客房,把更宽敞的主卧让出来给客人。因为旧小区的隔音效果不好,房客人数比较多的时候,住在隔壁的大爷就会生气地来敲门。为此,阿树在租房介绍中再三强调,“一次入住不要超过5人,不接待派对,不允许大声喧哗”。

  在国内,短期房屋租赁最大的障碍是信任。不仅要保护房东的财产,以及游客的人身安全,更重要的是如何让双方完全不认识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

  大多数像小徐和阿树这样的年轻房东都把风险规避交给了短租平台。几乎在所有平台上,房东和客人都需要提交护照、身份证等进行实名认证,如果发生家具损坏、物品丢失等情况,平台会提供保险和垫付服务。

  国内短租网站小猪短租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杭州有上千套可以出租的房源。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