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郑州方特娱乐城简介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编者的话

  进入2016年以来,医院号贩子这个老话题持续成为舆论热点。医院号贩子与春运期间的票贩子一样,都是供需矛盾下的产物。因此,治理号贩子,也只能从供给与需求两个方面入手。围绕供给,需要解决医疗资源分布、使用不合理的问题,充实基层医疗机构;在需求方面,则需要引导患者确立正确的就医观念,比如感冒发烧真的不需要去大医院找专家。

  变换身份“潜伏”医院周边 自称“有熟人”收费数千上万 号贩子从“地上”到“地下”依然猖獗

  调查动机

  2月24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解决号贩子问题,应当标本兼治,一方面要严厉打击号贩子,另一方面应当通过进一步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解决优质资源的公平供应问题。显然,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非一日之功,最直接的办法是严厉打击。在相关部门严厉打击之后,北京医院的号贩子是否依然嚣张?

  □ 本报记者 张昊

  2016年春节前,一则“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在网上热传,引发连锁反应。

  春节前后,相关部门接连表态严厉打击号贩子。重拳之下,号贩子真的“收手”了吗?

  “风声紧”号贩子也“潜伏”

  2月24日8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五棵松地铁站旁的301医院。

  地铁站出口附近,没有号贩子的身影。路边只有3男1女在招揽小旅馆生意,记者向其中1名中年男子打听如何挂301医院专家号。这名男子摊开手里一叠名片,从中挑出一张写着“杨先生 鲜花 水果”的名片递给记者。

  “你想挂哪天的号,提前一天给我身份证号,网上挂不到的专家号我都能挂到。”他向前一步贴近记者说,从他这里拿到的都是正常号,不是加号。每个号收300元服务费。

  记者走访多家医院后发现,这样“潜伏”在医院周边的号贩子并非个例。

  2月24日14时许,记者来到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该院神经内科知名专家号曾“一号难求”。

  据了解,北京市三家医院推出新的层级挂号方式――由医院不同层级的医生组成知名专家团队服务。团队领衔专家的专家号不外挂,患者需先挂团队号,由门诊医生接诊,确有需要才会转诊给专家。

  宣武医院是试点之一。在宣武医院门口,记者询问流动饮料摊主是否可以挂神经内科的知名专家号。令记者意外的是,这个摊主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号贩子。

  流动饮料摊主称,他的“卖点”是仅需支付一次“服务费”,今后如果再次到宣武医院挂号,不再需要服务费,可以找医生直接加号。

  2月24日16时,记者又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医院内外没有号贩子出现。

  妇产医院对面一家家政服务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们很多人都认识号贩子,经常看到他们。

  这名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号贩子的手机号,并透露,家政服务店的工作人员、家政阿姨与号贩子也有“合作”关系,“我们有时也会帮他们去排号”。

  号称“全程服务”先付押金

  “大舅来做脑血管手术、表姨家的妹妹来看肿瘤……”河北农村小伙常辉(化名)大学毕业后来北京工作。近两年来,常辉成了亲戚来京看病的投靠对象。

  “以前医院门口号贩子很多,开价也不一样。”常辉告诉记者,他手里有一个白姓号贩子的手机号,他曾多次与白姓号贩子联系。

  “号贩子们手里都有一张表,哪个医院看什么病最专业,哪个专家最有名,上面写得很清楚。”常辉说。

  最令常辉感到奇怪的是,白姓号贩子能挂到北京所有医院所有专家的号。常辉告诉记者,不仅如此,他自己去医院预约CT检查、化验,要半个月到一个月才能排上。号贩子预约,当天或者第二天就能排上。

  “全北京各大医院都可以挂号,你想看哪个专家都行。”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国际部路边,记者听到一名中年男子对一位患儿家属大声说。

  这是记者在一天走访中,唯一见到的一个没有隐藏身份的号贩子。

  “你先交押金,我全程陪着你办理手续,办完之后付全款。”号贩子说。

  常辉告诉记者,他也碰到过号贩子用“先交押金,看完病再付全款”的方式招揽“生意”。

  号贩子口气大开出“天价”

  在妇产医院的电子屏上,医院提示“2016年10月(含10月份)以前产科建档名额已满”。

  记者随后拨通号贩子的手机号码。刘姓女子在电话中称,只要孕妇能提供北京市的《母婴手册》、B超单、医保卡或就诊卡,就能帮忙建档。

  “你上午来,我上午送单子,下午就能建档;你下午来,第二天就能建档。”刘姓女子称,“先交3000元押金,剩下的建好之后再给。”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在号贩子提供的“服务”中,收费上千元数万元的项目不在少数。

  “两年内手术都排满的专家,我可以让你一周之内就做上手术。”儿童医院路边的号贩子说。

  让号贩子显此“神通”,需要支付什么样的代价?

  “办挂号,手续费从300元到1500元不等;办住院,手续费一般3000元到5000元;最顶尖的专家手术,手续费2万元。其他的医院收费你自己承担。”这个号贩子“开价”。

  记者与多个号贩子接触后发现,他们大多会提及“最近管得很严”。号贩子被问及以何种方式挂号时,他们大多会回复“有熟人”。

  号贩子产生“破窗效应”

  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久而久之,违法犯罪行为就会滋生、猖獗。这是犯罪学中“破窗效应”理论。

  记者走访北京市4家医院发现,在多部门打击之下,医院内难见号贩子,但在医院附近仍有不少“潜伏”着的号贩子。

  在儿童医院,一位来自张家口的患儿父亲告诉记者,他曾两次自己排队挂知名专家号,每次都是排一天一夜。办理医疗卡后,知道初始密码才能挂号。如果不知道密码,只能白白花钱求助号贩子。

  在宣武医院,记者遇到两位头发全白的奶奶,她们从工作人员处得知,神经内科的专家号只有特需窗口才能挂到时,决定第二天清晨来排队尝试。 

  在这4家医院,记者随机采访了6位患者家属,当谈及近期挂号的感受时,他们都提到,“近期管的严了,号贩子确实少了,挂号确实不像过去那么难”。

  不过,在这6位患者家属中,有3人在手机里存下了号贩子的联系方式,以备不时之需。

  制图/高岳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