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申博主页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日前,以“走出雾霾”为主题的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第27期在京举行。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论坛上表示,2016年虽然中国经济面临来自国际、国内的各种挑战,但是中国经济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只要各种改革措施能够到位和落地,2016年下半年,最晚2017年上半年中国经济下滑周期就将触底。

  中国经济处在“雾霾”困惑中

  李稻葵说,这里的“雾霾”指的是信心上的、观点上的“雾霾”,有些可能是来自于金融市场上的波动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雾霾”。从中国经济运行情况来看,我们的确处在各种“雾霾”的困惑之中。这个困惑,既有来自国际上各种唱衰的声音,也有来自于国内金融市场不同预期的困惑。从国际上看,中国经济走势引发了很多关注,有一股非常强劲的唱衰之风。索罗斯先生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尤其是达沃斯论坛召开之际,对中国经济发表了观点非常鲜明的一系列论调,他的基本观点是中国经济会硬着陆,中国经济有可能成为新一轮的、比2008年更加猛烈的全球金融危机策源地,也就是说中国经济会引发新一轮国际金融危机,而且其危害程度、剧烈程度超过2008年。

  “雾霾”还来自于国内金融市场的波动。今年1月份,上证综指下降了20%以上,1月份,全球平均股指下降的程度都在10%以上,是历史最大的一次。国际上也有一股来自金融市场的唱衰之风。股民们对证监会领导层的变化给予了很高的希望,在星期一出现了2%的上升,但星期四出现了超过6%的下跌,这也表明中国金融市场对当前整体经济的运行是非常担忧的。

  经济走出“雾霾”的底气和办法

  对此,李稻葵表示,2016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结构调整开局之年。中国经济目前的运行态势,可以总结为是“三有”:第一是有底气,第二是有办法,第三是有亮点。

  “为什么说有底气?因为中国经济尽管经过了将近40年的快速发展,到今天仍然是一个增长潜力巨大的经济体。中国经济目前的人均发展水平在全球范围来看,顶多处于中游,人均发展水平与经济发达国家相比,只有人家的五分之一。中国经济今天尽管碰到了各种困难,但是最基本的三大增长因素,仍然与我们在一起。”李稻葵强调。

  第一是稳定的、支持市场经济发展的政府,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第二,持续增长的人力资本,这其中既包括劳动力受教育水平的持续提高,也包括劳动力健康水平的提高;第三,中国经济是持续对外开放的。“在经济学研究里面有一个基本的道理,就是你跟谁进行国际贸易和投资,你就会像谁,你跟发达国家搞国际贸易,搞吸引外资或者投资,就是跟他看齐。今天中国毫无疑问是全球第一大开放体,从国际贸易到投资,不仅吸引了大量外商直接投资,对外投资势头也很猛,这两个投资基本上是同步。通过国际贸易和投资逼着中国经济必须转型升级,逼着我们的企业学习新的理念。”过去70年世界经济增长的经验告诉我们,只要这三件事情做对了,一个经济体一定会持续上升,一定能够实现现代化。

  李稻葵进一步指出,中国经济虽然碰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中央政府提出了2016年要干五件事情,比如去库存。房地产的库存要下降,今年应该能够取得一定的进展。为什么?因为房地产的情况是多元化的,一二线城市库存情况一点都不严重,相反短期还必须加强投资。比如说,上海市只有三个月的库存,北京是九个月,所以一线城市,还有部分二线城市,到今年年中还将迎来房地产投资开发热潮,只有这样子才能稳定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的房价,否则又会是一个经济和社会问题。所以房地产去库存今年会取得一定的进展。

  三四线城市库存严重,怎么去库存?从方向上来讲,必须加快城镇化,想方设法让还在农村、暂时还没有进城的人口到城镇里定居,并且解决他们的子女受教育、医疗问题。这不仅是供给侧改革,也是需求侧改革。农村居民能够进城定居,内需会提高,就业劳动力供给也会提高,也是供给侧改革。中国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20世纪80年代英国撒切尔夫人和美国里根总统提出的供给学派的供给学完全不同,供给学派当时只强调两件事情,一个是减税,一个是放松管制,今天我们要进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远远不只减税和放松管制,还有大量的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这些改革一旦到位,不仅能够在供给侧提高效率,需求侧也要上去。

  其次是去杠杆。中国宏观杠杆率在全球主要经济体里面并不突出,不是最高的,债务占GDP的比重是250%,跟美国基本一致,而日本高达400%以上,还有很多国家超过我们的水平。应该说中国经济杠杆率并不高,因为中国国民储蓄率非常高,官方统计数据是50%,我们自己测算的数字是38%,即便按照38%的国民储蓄率,也比美国国民储蓄率高出一倍以上。储蓄率高的国家,杠杆率适当提高一点,不仅不违反规律,而且还是提高效率的一个表现。现在问题的关键是调杠杆,中央政府的债务还需要提高一点,没有一个巨大的、流动性非常强的债券市场,很多金融方面的运作很难运行。

  再次是减成本。主要是两件事情,一个是融资成本要下降,现在很多企业通过极高的利率去借钱,对他们的运营产生了极大的困难;第二个是降低与劳动用工相关的税费。现在这部分水平非常高。一般来讲,雇佣一个工人如果花一块钱,需要花4-5毛钱在五险一金等相关费用上,这是降成本的发力点。

  还有补短板。关键是扶贫,今年应该能取得很大的进展,总体来讲7000万的贫困人口,如果要精准扶贫,不到一千亿就能够解决问题,关键是得有机制。总的来讲,补短板今年会取得重大进展

  最后是去产能。希望在未来五年之内,减少钢铁和煤炭行业10%左右落后产能。“花五年时间减少10%的产能,对于整个去产能力度不够大。我们的观点,这个步伐可以快一点,力度可以大一点。我们认为现在去产能的条件比1999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挑战少得多,困难小得多,因为现在就业形势非常好,银行财政运营状况比1999年强得多,如果拿出当时那样的决心来去产能,应该能取得重大进展。”李稻葵称。

  经济触底的前提条件是各种改革措施到位

  除此之外,李稻葵认为,中国经济还有许多新亮点。

  第一,中国实体经济运行出现了上行的苗头。去年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非金融部分是6.3%,从整体运行的情况来看,下半年有所提升,这个势头在今年1、2月份在延续,实体经济上升的态势在逐步地回升。去年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一个重要因素是金融,去年金融业占到整个经济权重达到9%左右,而金融业去年附加值高达15.9%,接近16%,这是一个巨大的拉动力。今年估计金融行业由于股市的波动,可能会放缓,交易量也许有一定的萎缩,所以今年的金融业不应该指望它保持去年16%的增长,金融业对今年经济的拉动相比于去年可能有所放缓,但是实体经济正在回暖。

  第二,今年房地产行业投资开发的速度,预计到6月份,会见底回升。去年房地产投资开发的增速到了12月份是零增长,今年6月份无论如何房地产投资开发的增速会回归到正增长,我们预计全年大概是5%左右。房地产有回升,制造业可能有所下降,总的来说基本持平,或者略有上升。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跟去年基本上能持平,甚至略有提高。

  第三,来自二胎政策的改革。2016年下半年,中国将增加200万新生婴儿,也能够拉动消费,因为这些婴儿都出生在好几代人共同呵护的家庭,我们预测二胎政策能够占GDP0.2%消费的增长。

  李稻葵最后说,中国经济有底气、有办法、有亮点。如果今年国家提出的各种重大措施,包括去库存和去产能能够到位,新型城镇化各种措施也能够到位,国有企业改革能够出现落地政策,2016年下半年,最晚2017年上半年,这一轮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周期可能筑底。前提条件是各种改革措施必须到位,尤其是新型城镇化和国有企业改革等。如果2017年和2018年中国经济的增速不但稳住,而且略有回升,那么十三五的规划就有了一个非常好的起步。到2020年第一个百年目标,就能够实现。“2016年还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包括汇率问题,股市的问题。我们的基本观点是,汇率问题经过合理管理预期,管理资本流动,完全能够解决好,在2016年保持基本的稳定,贬值不会超过5%,对一揽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