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大上海娱乐城新闻 - 好红利助您一球领先

>>>>>  当前栏目:技术文章

  岳阳3月3日电 题:野放洞庭湖的16只麋鹿,每一步都在冒险

  作者 杨湘徽

  3月3日,在第三个世界野生动植物日这一天,在国家林业局、湖南省人民政府的主导下,16只来自江苏大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简称“江苏大丰”)的麋鹿放归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虽然,近些年来麋鹿一直受到重点保护,但在它们的基因里仍然保留着对老虎的恐惧,对人类的恐惧。它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流亡百年后,麋鹿重归洞庭栖居地

  3月3日上午10时30分,君山后湖。麋鹿两米多高的围栏被打开,那铁栅栏挪动的声音惊得它们挤到离工作人员最远的一角。但是,很快,它们发现了出路,在雄性麋鹿的带领下有节奏地飞奔出去,两分钟后便消失在枯黄的芦苇丛中。

  它们躲藏的这块土地曾是其祖先的乐土。

  2500多年前的春秋时期,洞庭湖沿线水草肥美,人烟稀少,岳阳一带筑有“东麋城,西麋城”,战国时期的《墨子・公输》里有更加明确的记载:“荆(楚国)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

  这种盛况从战国持续到唐代以后。但随着人类对其生存环境的掠夺,加上大肆捕杀,在距今约120-140年前,包括洞庭湖麋鹿在内的中国野生麋鹿最终绝迹――“绝迹的地点是长江口附近沿海地区”。洞庭湖近六千平方公里的湿地上,麋鹿的奔跑声、呦鸣声无迹可寻。

  而远在英国伦敦以北20公里的乌邦寺(WoburnAbbey)公爵庄园里,放养着贝福特公爵从欧洲各地高价搜购来的18头麋鹿,这成为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年世界仅存的麋鹿数量。

  1985年,在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的协调下,英国政府无偿向中国提供种群,麋鹿在百年之后重回故土。目前,国内已有北京、江苏大丰、湖北石首、河南原阳4处麋鹿繁育基地,麋鹿总数量增至4000多头。但均处于半散放或圈养状态。

  1998年长江发生特大洪水,部分麋鹿渡过长江到达洞庭湖,从此一直在洞庭湖自然保护区的芦苇沼泽地繁衍生息,目前生息种群已在100头左右,成为全国最大的没有人工干预的野生麋鹿种群。

  “那是洪水带来的意外惊喜,说明洞庭湖仍然适合麋鹿栖居。”世界自然基金会(WWF)长沙项目办公室主任蒋勇表示,对濒危动物最好的保护便是将其放回自然,让它们成为自然生态链中的一环。“对于个体而言,它们在洞庭湖的每一步仍具有冒险性,但放在保护濒危物种的大方向来讲,它们的每一步都具有科学探索的价值。”

  蒋勇心中有担心、有期望。

  野放的麋鹿将面临哪些威胁

  这次人工野化的16只麋鹿,5雄11雌,是从江苏大丰2800多头麋鹿里挑选出来的年轻体壮的、健康的。“它们来自3个半散养的群体,在零下15摄氏度至三十八九摄氏度里都生活过,能适应这里的气候。”江苏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任孙大明观察完洞庭湖湿地后放下了心,“洞庭湖的自然环境比江苏大丰还要好,麋鹿的适应能力很强,生存下来应该没问题。”

  此时,周围透绿的青草成片成片,延伸到远方。洞庭湖庞大的水域、宽广的滩涂,以及苔草、芦苇、菖蒲、三蕊柳等植被,将来都会成为这些麋鹿的美食。据WWF粗略统计,洞庭湖湿地有100多种可供麋鹿享用的食物。

  但美食的背后是潜在的消化系统紊乱。这四天来,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此进行混合喂养,用洞庭湖的水草拌着从江苏大丰带来的青贮饲料一起喂食。

  但是,这些野放的麋鹿即将迎来更大的考验。春夏之交时,雄鹿会在自己的身上涂泥,角上挂草,来彰显自己的实力,因为,麋鹿争霸赛将如期举行。这是动物界不变的自然选择。新来的雄鹿需要在争抢配偶时与土著鹿王进行较量,获得交配权,才能实现种群交流。

  半散养的雄鹿有人工投食的玉米全株,以及豆粕来过冬,并不需要去靠长距离的迁徙去获取生存,而且保护区内也不存在天敌,那么它们能否敌得过自然野化的土著麋鹿,在洞庭湖湿地获得立足之地?

  “我们做过一个实验,将老虎的粪便、以及录取的声音放到麋鹿活动的区域,发现它们会警觉、会害怕,说明它们的基因里仍保留有对老虎的恐惧。”孙大明倒不担心洞庭湖会冒出像老虎这样的天敌。不过,血吸虫、洪水会成为它们的潜在威胁。

  最大的威胁仍是人。“麋鹿见人就躲,在江苏大丰,我们的保护区里都无人居住,它们不会受到人类干扰。这次到了洞庭湖湿地,它们可能会毁坏当地人的菜地,当地人也可能因为保护自己去伤害麋鹿,出现相互干扰。”

  安装GPS跟踪,健全麋鹿活动信息

  但是,我们需要冒这个险,来纠正我们百年前所犯的错误。

  麋鹿在受到侵扰时会敏捷地寻找出路,人类在千年历史中将麋鹿逼进濒危后,开始重新保护,并希望通过此次的人工野化来摸索出一条保护濒危动物的出路来。

  此次野放的麋鹿装上了最新的GPS定位系统。

  “原来的监测只是对麋鹿活动范围的把握,它们在哪些边界活动,当地环境对它们有无干扰等,而他们的病理、生理变化过去是无法监测到的。”蒋勇介绍,1998年自然野化的麋鹿已成功克服了夏季洞庭湖的高水位带来的生存困难,选择了短距离迁移:当洞庭湖水位上涨,栖息地淹没,鹿群越过防洪大堤,在临湖的苇地、山林、农田、果园等处栖息,它们在洞庭湖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大。

  但是,过去监测的空白导致对动物迁徙路径、迁徙通道以及迁徙中的种群特征信息犹如马赛克一样失真、错杂,没能准确、完整地建立重点保护区域。此次安装的GPS将能实时追踪麋鹿的活动轨迹,为研究麋鹿种群的生活习性、活动规律、环境需求提供一手资料。

  麋鹿飞奔而去,留下自己的生命足迹。接下来的日子充满凶险,虽不确定,但值得期待。(完)


其他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