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前18首歌曲为本周试听榜,第19首歌曲开始以当日最新更新歌曲排列,由系统自动计算统计。

奔驰宝马老虎机打码是什么意思:足不出户 赢ipad回家

    开封最大独立书店要关门 处理不完的书也许会烧掉 刚举办了十年庆典的诗云书社要关门  大河报S大河客户端记者 游晓鹏  3月2日,开封最大的独立书店——诗云书店要关门,已经开始打折处理书籍的消息在网上不断流传。  就在3个月前,这家主营人文社科等专业书籍的书店刚刚举办了“诗云S十年”庆典,庆祝开张十年,开封当地很多书友、文化名人都赶来捧场。  风云突变,3月9日晚,书店老板陈瑶在朋友圈里发文宣布书店停办,“艰难的决定已经做出,不回头,不要劝我!不要问为什么,你懂的。从明天开始十点所有图书满一百减十,满一千减一百……”  消息一出,开封乃至河南文化圈很多人都感到震惊和意外。对很多河大学子来说,这家已经屹立于校园东门附近十年的书店就是自己的精神家园,河大校友段志鹏在《我们的诗云》中说:“诗云书社要关门了,这是个晴天霹雳。如果非要打个比方,诗云对于河大来说就是另一个贡院吧。文学院的小伙伴们没几个不是大一就知道诗云,就去了诗云,就爱上了诗云的。最希望瑶哥和嫂子留下来。”  不少网友纷纷留言,希望书店能再坚持一下,不要放弃,也有网友表示理解,更多的网友则在叹息:“开封啊开封,你连一家人文书店都供不起……”  “挺可惜的,坚持这么久。不过也是大趋势使然。作为一种毛利率极低且受众越来越少的商品,和其它相对利润率更高的商品一起竞争,是处于极度劣势的。但书店本就是种商业行为,在不具备良好消费习惯的环境中很难生存,更别奢望发展。没有地产或其他背景的书店,只能靠店主的坚持,但店主也是要生存的。”郑州书是生活的创办人之一李伊宁说。  “全民阅读在衰退,通过实体书店买纸质书的人少,他的书受众面也小,折扣也比较狠,利润很低。总之,书店不易,现在书店虽然已经免税,但更多实体书店扶持政策时不我待。”郑州松社书店老板刘磊说。  这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书店?又为何关张?2日下午,大河报记者连线书店老板陈瑶。面对记者,面对网友的关心和期盼,陈瑶关店的决心似乎并无动摇。  陈瑶2004年从河大毕业,上学期间,他就和朋友在校园附近开了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书店,叫做“子曰”,不过是“纯玩”,不求挣钱。毕业后,他去北京做了一年图书编辑,感觉到那个紧张而喧嚣的城市并不适合自己,他回到了开封,回到母校边,在河大东门附近租下了两层门面房,开了“诗云书店”,名字与子曰有些某种联接。“我一直很喜欢书,所以就想做一家特别的书店,也算在这里逃避一下城市的喧嚣吧。”陈瑶说。  这是一家夫妻店,两口子都在为店操持,熟悉书店的人都知道,实体书店的日子并不好过,但这家书店一直坚持着,并且经常举办学术讲座,很多学子并非在校园里,而是在这里受到心灵的撞击,为知识所滋养。坚守十年,迎来送往了多少学子,多少读书人,但对陈瑶来说,坚守这个词这太悲壮了,“我希望是可以愉快幸福的经营下去”。现实残酷,说出这句话后不过3个月,陈瑶便做出了关店的决定,在书店的网上合作公号“此时此地”里,诗云发布了《风雨十年后的艰难抉择》,称“遗憾我们势单力薄,难挽颓势”。  在陈瑶朋友圈的最新更新里,他留下了这样的话:“理想主义书店死了,理想主义万岁!开了十年书店,我有尊严地活了十年,也要有尊严的结束,不乞怜,不激愤,不撒狗血。”  对话  不想再受这种反反复复的煎熬  记者:3个月前还在庆祝0周年,那时想过要关店吗?  陈瑶:关店的决定是3月9日发布的,那天是郑州知名的独立书店城市之光十周年庆典,诗云书店其实比城市之光还早一点,去年2月做的0周年庆祝。那时确实没想过要关,还想着书店或许还可以再办下去,但是,每隔一段时间,每当生意不好,我的情绪就会很低落,陷入低谷,就想放弃,这次,我不想再受这种反反复复的煎熬,我想解脱了。  记者:9号到现在,3天了,网上动静很大,很多人不希望诗云死掉,你改变想法了吗?  陈瑶:没有改变想法。确实很多朋友,很多读者在劝我再坚持一下,但是一旦说出来了,已经做了,我就不会改变了。我没有再抱什么希望,为什么要抱呢?诗云很有尊严的存在了十年,我也希望它有尊严的结束。我的想法,也有很多朋友表示理解的。  记者:书店面临的困难是什么?  陈瑶:生存很困难,这个业态就一直是这样,可能跟开封的城市体量、经济规模有关吧,总之,就是买书的人少。书店面积有320平方,房租一年3.6万,最开始是楼上楼下两层一年6万,后来吃不消,我把楼下租出去了。去年刚签了合同,207年以后每年涨0%的房租,我觉得吃不消。  记者:房租是最大的负担,或者说是导火索吗?  陈瑶:不是。这个价钱在这里是一般的,不算特贵也不算便宜,不怨房东。最大的负担可能是时间吧,生意一直处于勉强维持的状态,最好的时间,一天也卖过五六千块钱,更多的时候是只有两三百,甚至零蛋也有过,上周就有一天什么也没卖出去的。  记者:诗云卖的都是什么书?来买书的都是什么人?  陈瑶:书店主要是纯学术类的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等,至少有5万册,我想体量不光在开封,在全省也最大的学术类书店,比城市之光都大。买书的人,老师占60%,学生20%,开封本地的读者占5%,外地的5%。  记者:已经坚持了0年,也有过生意不好的时候,为什么这次动真格了呢?  陈瑶:我很悲观,我很难看到书店能有长久的活力。我的投入和付出跟回报不成正比。我和妻子的生活开支可以维持,但书店每隔一段时间装修和设施的投入,就没法收回了。我年龄也不小了,也想换换。也许有钱、有情怀的人去开一家独立书店还是可以的,对我们这种没有资方的来说太难。  不是为炒作,不期望不乞怜  记者:你对整个书店都不看好吗?  陈瑶:倒不是,至少这个店在这里是活不好的。也有很多同行和朋友,在外地做的还不错的,在长沙、南京、北京活得挺好。前不久我去了长沙,长沙的朋友做的是跟我一样类型的书店,很小的一家店一年做了一两百万,我出来的时候,刚好媳妇说那天一本没卖,之后三天卖了500元书。  记者:听说不少人要给你捐助,或者投资?关店毕竟是很多人不希望看到的,会不会有变数?  陈瑶:是,很多人找我,也有郑州几家书店找我谈。这个事情,我就是想安安静静地结束,就可以了。我不是为了炒作,我非常感谢大家的好心。我不是为了乞求别人帮助的。变数?我不期望,不乞怜。  记者:你的书为什么卖不动,打不打折?  陈瑶:打折啊,六七折,比当当都便宜。  记者:还是卖不动?为什么?  陈瑶: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记者:关店处理书的这两天,生意怎么样?  陈瑶:昨天卖了一万五,今天这会儿不到下午四点,也都一万多了,肯定比昨天更多。营业额是破记录了。  处理不完的书,也许会烧了吧  记者:不做书店,你准备做什么?  陈瑶:先休息一下吧,我已经做了十年书店,可能除了这个我也不会别的什么来,书之外的世界我是陌生的。我可能不会再开书店,但是会做跟书有关的工作吧。  记者:现在书店有多少书,能处理完吗?  陈瑶:大概有7万多册,00多万块钱的书,估计能处理掉三四十万吧。  记者:剩下的呢?  陈瑶:剩下的,我在孔夫子旧书网上也有店,会放上去卖一下。如果还处理不掉,也许我会堆起来烧掉吧。  记者:为什么要烧掉?可以捐给图书馆。  陈瑶:我什么要捐给图书馆?  不会烧书,舍不得  尾声:傍晚,再次跟陈瑶在微信里聊,我说,我要写你烧书了啊,陈瑶似乎冷静了些,他说,烧书是我以前的一个激愤的想法,我刚在朋友圈说了不激愤、不撒狗血,这个别说了吧,因为我也不会烧掉它们。来源大河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