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前18首歌曲为本周试听榜,第19首歌曲开始以当日最新更新歌曲排列,由系统自动计算统计。

百家乐代理加盟_最新百家乐代理加盟 - 官方俱乐部主赞助商

    itemprop="headline"从世界工厂到全球智造 编者按 “东莞塞车,全球缺货”,一度被用来形容“世界工厂”东莞制造业曾经的盛况。但以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分水岭,东莞经济遭遇严峻挑战,以加工贸易为主体的旧“东莞模式”开始受到前所未有的怀疑:海外订单减少、企业利润下降、代工企业倒闭……类似的信息经常出现在海内外媒体上。  众声喧哗之中,南方日报记者深入东莞一线,经过两个月的实地调研,我们发现了一个与传说不同的东莞:这是一座依旧充满活力与机会的城市,与之前不同的是,她正在实现动力转换,开始以创新、技术和智力驱动发展。  今日起,南方日报以“东莞新动力”为栏目,推出“探寻东莞经济动力转换的密码”系列通讯,透视东莞经济变革的深层脉动,为中国经济转型发展提供样本经验。 ●南方日报记者 郭文君 叶永茵 郑佳欣 龚名扬 靳延明  在外界探寻的眼光中,东莞205年完成了城市发展的亮丽一跃:GDP达到6275.06亿元,迈入“千亿美元”俱乐部;同比增长8%,平稳过渡到中高速增长状态。  另一组数字同样让人振奋:205年,东莞实际利用外资53.2亿美元,增长7.5%;东莞全市共引进内资项目989宗,实际投资金额55.97亿元,同比增长40.98%。  数字背后,是东莞居主导地位的支撑产业已经从“三来一补”变成了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是国际、国内的产业资本依然看好东莞这座“世界工厂”的发展前景。  从“东莞塞车、全球缺货”的“世界工厂”,到“东莞创造、销遍全球”的世界智造重镇,动力转换悄然实现。  结构调整:  从投资鞋厂到掘金新技术  205年,东莞内外资投资的高增长引人关注,但更值得关注的是资金流向。  东莞市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会长任重诚告诉记者,近年来外商的投资主要集中在自动化生产和产品开发上,以205年为例,外资在科研技术行业投资增长35%,总量是203年的3倍,连续两年保持三位数增长。在副会长于建平看来,在成本持续上涨、人口红利弱化的大趋势下,从投资鞋厂、玩具厂、服装厂到掘金新技术,东莞已经到了靠创新投入来驱动经济发展的时候。  在东莞台一盈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杨海向记者展示了公司最新的高精尖产品——液态金属,“比不锈钢轻,又比不锈钢硬”。因具有高强度、高硬度、高弹力、耐腐蚀及可压铸成型的特点,台一盈拓生产的液态金属将重点开发手表和smart watch等奢侈品市场。  从电火花机起家,台一盈拓在20年间转型成为集开发、设计、生产和销售机械零部件、数控机床及装置、数控机器人、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周边装置于一体的企业,靠的是创新。  杨海表示,目前,企业专职研发人员达50多人,研发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达到20%。  在经济新常态下,一大批创新型企业加快成长,形成自主创新的强大生命力和竞争力。东莞市科技局总经济师张宇晴介绍,东莞研发投入增幅连续3年居全省前三,科技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55%。目前,东莞全市科技型企业超过5000家,其中国家高新技术企业985家,数量居全省第三。  创新要素红利持续释放,迸发出强劲的动力,带动东莞先进制造业加快发展。  205年,东莞先进制造业、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达47%、36%,分别比200年提高7.4、0.9个百分点。专家认为,这不仅证明了结构的优化取得实效,而且为科技成果的转化提供坚实基础。  科技创新所释放出来的巨大驱动力,为结构转变提供支撑,也为东莞的经济注入强大的后劲。  创新突围:从低端制造到“隐形冠军”  淘汰、转型低端落后企业,引进大批创新机构、战略性新兴产业高端项目,引入产业链、价值链的高端环节和缺失环节……东莞正在成为中国先进制造业发展的“急先锋”。  东莞市发改局相关负责人算了这样一笔账:东莞从202年以来,共推动286个市重大项目,预计总投资规模4397亿元,总产出约2万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新的东莞”。4年间共完成投资329.6亿元,其中,投产或部分投产的重大产业项目共7个,累计完成投资额375亿元,预估205年产值53亿元,这些项目全部达产后预计产值将达到2000多亿元。  去年底,广东欧珀(OPPO)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的增资扩产项目破土动工,投资超0亿元。抢占产业发展的风口,OPPO手机成为“黑马”,去年全球销量接近5000万台,逆势增长67%,以3.8%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第八大手机厂商。  以华为终端、OPPO、vivo为新技术代表的东莞智能手机群快速崛起,去年出货量超过2.6亿部,占据了全国“半壁江山”。  放眼东莞,简单的代工和组装正成为过去,围绕智能手机、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一批在细小领域掌握核心技术的“隐形冠军”,渐成气候。  广东盈动高科自动化有限公司,专注研发工业核心的零部件绝对值编码器。它相当于机器的“眼睛”,搜集信息后传达给控制器作决策。这项技术此前一直掌握在德日企业手中。盈动高科的技术团队经过多年的研发,生产出了全世界最薄的编码器。“我们的产品让日本巨头公司的市场价格降低了一半,通过技术改良,我们实现了弯道超车。”执行董事罗日辉骄傲地说。  东莞拓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年多前在国内率先自主研发出机器人控制器,给机器人装上了国产“大脑”。这一产品打破了欧美日等国家的垄断,2008年以来,拓斯达每年都保持50%以上复合型增长。  抓住先进制造业的发展方向和重点,先进制造业成为东莞在新常态下实现有质量、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引领。“世界工厂”东莞正在向全球价值链、供应链的核心环节靠近。  产业升级:从帮人代工到让别人代工  都市丽人的东莞故事让不少人津津乐道。这家中国最大、亚洲第二的内衣企业,在2005年前还在为国内其他内衣品牌代工,如今自己97%的产品都由别的企业来生产。  都市丽人董事长郑耀南最近正在忙着筹备企业的年度大秀。他介绍说,都市丽人连续几年每年投入上亿元广告费和品牌建设费,还与韩国、日本、法国等地的设计机构合作开发新款,研发投入巨大。  与都市丽人一样,越来越多东莞的代工企业不再坐等接单,而是投入巨资“练内功”,打造核心竞争力。这是东莞经济动力转换的又一出“大戏”。  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电源龙头易事特,从当年毛利只有6%的贴牌代工企业,成长为如今毛利高达35%40%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去年,易事特一举拿下美国地铁订单,轰动一时。“企业要技术升级、技术创新才有未来。”易事特董事长何思模感慨。  代工产业的迁移,一度让关心东莞经济的人们忧心忡忡。东莞市鞋业商会秘书长刘伟说:“虽然很多鞋厂在外迁,但其实只是生产环节迁出,原料采购、产品研发等功能依然保留在东莞。”  在刘伟看来,东莞的原材料和技术完备,成熟的工程师、设计师集中在这里,具有相当的比较优势。目前,东莞规模以上鞋企85%以上都成立了研发部门,仅厚街镇就拥有近500家鞋业研发公司。  旧动力积累的优势转化为新动力成长的土壤,东莞制造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增长的潜在动能得到释放,显现出凤凰涅槃的新希望。  创新引领,动力转换,市场主体活力持续释放。205年,东莞市新登记市场主体2.3万户,同比增长7.7%,总量达到7.3万户。东莞市新登记企业5.5万户,同比增长20.4%,总量达到25.6万户。已登记市场主体、企业总量双双位居广东省地级市第一位。也就是说,在去年,平均每天就有50家东莞企业诞生。  让市场高效配置要素资源,让站在市场前沿的企业成为转型升级的中坚力量,东莞推开新旧动力转换的大门,正在探索中国制造业转型的新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