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前18首歌曲为本周试听榜,第19首歌曲开始以当日最新更新歌曲排列,由系统自动计算统计。

12bet怎么样_最新12bet怎么样 - 天天领不停

    多层次反思“中兴事件”:构建反制能力 本文首发于206年3月22日《2世纪经济报道》05评论版。刊登文略有删改,本文为作者原文。   题记:正在为周二《2世纪经济报道》的专栏文章而奋笔疾书,好消息传来,美国商务部暂时搁置制裁!虽然中兴事件暂时柳暗花明,但是依然是巨大的警示。如何洞察这一事件背后的名堂,如何构建多层次的反制能力?仅仅依靠少数中国企业单打独斗,中国高科技不可能真正走向全球化。国家、企业和社会之间如何协同,才能应对风高浪急的复杂的国际环境。这方面,我们必须一边挨美国的打,一边必须向美国快速学习这些招数。否则,下一次依旧!   前几年美国群殴华为,以华为基本放弃美国市场,暂时平息。大家看了很多热闹。今天,美国吊打中兴,我们争取了暂时搁置,给我们旁观的徒增悬念。可是,中国高科技目前走出去就这几个苗子。大家想看更多热闹的大片越来越少。我们除了被动,除了不断妥协,还有什么呢?接下来越来越剧烈的中美博弈,中国企业如何避免最先沦为牺牲品,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值得整个国家重视!国人群体看热闹的时代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   这几天,中国高科技领域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中兴事件。美国商务部以中兴通讯公司违背“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利益”,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兴公司采取限制出口措施。这对于产业链高度分散化、且核心技术对高度依赖美国的中国企业来说,无疑是一次近乎致命性的重手。虽然中国政府部门表态强硬,并积极与美方沟通,但是要是解决的时间拖延到以月计算,就会造成难以弥补的重创。好在,周一传出了好消息,据《华尔街日报》网络版报道,美国商务部的一名高级官员周日称,美国政府计划临时解除对中兴的贸易制裁,缓解中美两国因此事加剧的紧张态势。最快在周二将宣布。虽然只是临时措施,但起码将摁入水里的中兴,暂时捞上来,喘口气,不至于一下子造成窒息。但是,此事对中国高科技以及对中兴品牌的内伤已经不可避免,造成的警示和长期影响,如何高估都不为过。除非我们在战略高度重视此事,深度研究,积极应对,最终将坏事变成好事。   国内舆论对中兴事件,有义愤填膺,有幸灾乐祸,更多是旁观看热闹。毕竟,此事发生在特别时期,比如是中国的两会期间,朝鲜制裁之际,美国大选期间,南海争端此起彼伏之际。各种阴谋论也都可以找到很多原料。但是,我认为看这事情,起码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就事论事,争辩中兴行为本身,看中兴如何申诉和论理。这事情要论清楚就不是一时半会,即使能够论清楚,到时候企业也完蛋了。二是中美之间国与国的博弈能力问题。这是根本所在。   显然,中兴事件给我们非同寻常的警示以及反思,是多个层次的:一是企业层面,全球化过程中如何规范和有效防范与化解风险;二是产业层面,中国企业走出去如何能够抱团,改变一盘散沙,相互内耗的局面,打造出能够与政府更积极、有效的产业联合体;三是国与国之间在产业层面的博弈能力;四是政府与企业之间,政府与媒体之间,联动和协同的能力。   首先,毫无疑问,这次中兴是被抓住把柄。作为一个企业,被美国政府抓住把柄,的确需要反思自己的多方面问题,但是,没有企业是完美的,这依然会是一个防不胜防的事情。再说,这次事情的缘起是202年,4年之前的事情,而且现在美国和伊朗的关系已经根本性缓解。而且据悉,双方一直在保持沟通,月份双方还开过会,原计划3月份双方继续磋商。而且这次制裁,直接通知政府,作为当事方的中兴还是后来才得知。这个事件最好的结果本来应该解决在萌芽之中,或者在正式公开宣布之前。一旦公布出来,解决的难度和付出的代价,就高多了。   有专家认为,这类单边的制裁行为,并不是源自于法院判决,其动机首先考虑的是迫切性,最后才是合法性。所以,看中兴事件,必须从利益入手,才能洞察真相。显然,国家层面的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以及背后的企业利益,才是根本。美国此事出招的确有些蹊跷,他们究竟想谋求什么利益,而我们会失去什么利益,这是问题的关键。这种博弈不可能是一事一时的,而真正解决问题,就必须明晰我们能用什么利益去博弈,才可能找到最好的结果。   抛开各种阴谋论,我个人认为,最根本的内在驱动还是美国的产业利益和国家利益。尤其是斯诺登事件之后,全球很多国家开始对美国不信任,对美国思科、Juniper、IBM等企业不信任,转而采购欧洲企业以及华为、中兴等中国企业的产品。华为、中兴无疑迎来了很好的发展机会。直接动摇了美国高科技尤其是通信行业的垄断地位,直接威胁到美国掌控和监控全球通信与信息的基础和能力。这些年,中国高科技全球化虽然风生水起,旗帜飘扬,但是,目前真正完成全球化,具有全球市场能力的,实际上只有华为、中兴和联想三家而已,数起来,一只手的手指都用不完。目前来说,联想并没有对美国高科技产业形成竞争压力,对其国家战略和政治利益也没有构成威胁。而华为和中兴不一样,通信设备领域不但是产业的基础,而且是构建国家网络空间实力的基础。目前,华为强大的全球竞争力已经将当年神话般的思科,从一个在全球市场如入无人之境的公司硬生生给挤压成为了一家美国本地公司。目前思科在北美的收入占到整体收入的60%之多,北美之外只剩下40%。这在美国高科技产品领域,属于异常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比如苹果,今年在中国区的收入就会超过美国本土市场收入。典型的状况是美国之外收入要达到或者超过70%。但是,在20年之后连续遭遇美国政府各种狙击之后,目前华为采取的态度是暂时搁置和放弃了美国市场,加上华为的实力和管理的规范性,美国政府要对华为下手,无处下嘴。而中兴虽然规模比华为小不少,但是,这种全球趋势下,中兴依然对美国产业和国家构成了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采取各种方式打压,依然是维护最根本的内在驱动。而其中商业利益和政治利益究竟哪个为主,就不得而知。总之,必须认清形势和趋势,明白这种风险和博弈绝不是一事一时的。绝不是偶然的,而且也不是一次性可以息事宁人的。 205年中兴财报:净利37.78亿元   203年的斯诺登事件,触发了中国网络空间安全的战略觉醒,包括整个204年,全国上下对网络安全的重视急剧升温,其中的确有许多需要大补课的隐患。但是,也难免出现一些急功近利的安全大跃进和泛安全化的情况,明显过激的东西也出现了,造成了外企前所未有的担忧与恐慌。但是,经过205年一年的缓解,以及外企高超的全面政府公关,以及多层次的美国政府施压和磋商,从205年下半年开始,从原来的过激慢慢开始进入一个放松和放水新周期。比如银行业从一开始大张旗鼓的追求自主可控的去IOE运动,到今年在没有真正完成相关部门网络安全审查程序的前提下,却把涉及网络安全、信息安全和金融安全的苹果支付轻松放进来,态度判若两人。微软操作系统禁入政府采购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而且最高层把摆脱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任务当作网络强国的重中之重来抓。但是,围绕微软和国内企业合作,同一件事情,居然在西雅图、乌镇和北京开了三次会,签了三次约。还有IBM、思科、惠普等,为了摆脱网络安全审查的阴影,纷纷选择与国企合作,换马甲浪潮基本大功告成。还有,《反恐法》最终版本中有关数据本地化的条款也顺利消失了。就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制裁中兴的同一天,另一条消息也出来,多年来没法进入政府采购的思科产品居然开始重新回归政府采购目录。从政策“过激”到政策“放水”,成为了基本的规律。战略的摇摆说明我们国家在策略、战略上缺乏充分规划和设计,更多形成事件驱动,应急驱动,让部门利益和企业利益左右甚至主导了政策的走向。当然,目前美国企业最担心的还是《网络安全法》。通过总统喊话、议员施压和大使写信等等各种方式,目前还在蓄势待发。那么,这一次中兴事件会不会是连环组合拳的最新一招,不得而知。   我们再看看第二层次的产业层面,尤其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关系。任何一家中国企业要走出去,如果仅仅依靠自身,要应对各个国家复杂的环境,尤其是政治方面的干扰,显然是企业自身不可能承受之重。即使强大如华为,面对美国市场,只能选择走为上策的无奈之举。而我们看美国企业,企业之间竞争激烈,但是,走出美国,在国际市场,尤其是政府公关方面,他们抱团之紧密,令人赞叹。以在中国最活跃的美国信息产业机构(USITO)为例,在网站上开门见山就明示,自己是一家独立的会员制非营利机构,代表信息与通信技术(ICT)产业界在华美资企业。目的就是“致力于提供中国ICT行业的深度洞察和决策方案,以应对该行业面临的诸多复杂挑战,促进中美贸易的发展。致力于为会员公司与中美政府、学术界及其它产业组织构建有效的交流渠道,促进相关政策和法规的完善。”说白了,就是抱团政府公关和游说。遇到问题,尤其是政策问题,单个企业肯定无法与政府博弈,但是通过抱团,以行业协会名义出面,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为什么中国企业就不能在美国形成中国版的USITO呢?这不仅仅是一个问题,更是一种拷问。当年,华为在美国遭遇各种刁难,中兴采取的主要是撇清关系,认为自己和华为是不一样的,希望美国政府区分对待,对于华为的倒霉其中的幸灾乐祸成分虽然只是我们外部猜测,但肯定是不可否认的。而这一次,华为对中兴事件肯定也是乐于袖手旁观的。目前,中国高科技在美国也只有华为、中兴、联想三家站得住的企业,如果每个企业单打独斗,甚至彼此拆台和内耗,那么,我们可以相信,中国高科技最终在美国市场根本形不成真正长期的产业竞争力。中国产业界在美国形不成类似中国版的USITO这样的机构,就不可能形成真正对等博弈的能力。中兴事件对于每一个中国企业来说,事实上都有着唇亡齿寒的关系。只要走出国内,任何企业都不可能超越其他国家的政治、文化和社会等综合因素,没有一个企业最终能够独善其身。      中兴事件值得反思的第三个层面就是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看看这两年来,美国政府为美国企业在华利益的各种交涉,就知道美国政府和美国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是何等的根深蒂固。除了政治献金和院外游说之外,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将美国企业的利益视为国家的核心利益。企业与企业之间在市场上竞争,靠的是公平竞争的环境和自身的实力。但是,当企业与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发生冲突的时候,仅仅依靠企业自身去和政府博弈,无疑是鸡蛋碰上石头。这时候,只有通过政府与政府的博弈能力,才可能有效解决。我们政府应该把中国企业当做自己核心利益去保护,尤其是中国高科技企业!只有我们的政府为企业形成系统的、强大的保驾护航能力,不受不公平的欺压和打击,中国企业才能依靠加强竞争力去谋求持久的发展。企业与企业之间打架,靠的是规则和竞争力。但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就得跳出就事论事的层次,拼的是利益交换和实力博弈。比如中兴事件背后,最有力量的就是我们的反制能力。中国高科技企业在美国市场目前大概只有数百亿美元的业务,可能还不到苹果一家企业在中国的利益来得大。美国所有高科技企业在中国利益,起码是几十倍于中国。我们稍微拿出点反制措施,就可以让他们感觉到得不偿失,就不敢对中国企业轻举妄动。谁会干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制裁与反制裁,禁运与反禁运,这是一个国家基本的尊严和立场,也是两个大国之间基本的手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才能形成清晰的预期,才能形成基本的威慑力!如同核威慑一样,足够强大的威慑力是为了让坏事不会发生。美国想欺负哪家中国公司,就不会肆无忌惮。今天,中国企业走出去有多不容易,其中甘苦只有他们才真切知道。关键时候,如果国家不能给予基本的保护和支持,那真是非常惨淡的。企业强,国家强;反之国家强,企业强!中国网络强国之路,就要从这些基本的事情做起!   中兴事件值得反思的第四个层面就是政府与媒体的关系。美国政府与媒体之间是相对独立的,但是其维护国家和本国企业的意识形态之强大,之统一,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尤其是,他们配合之默契,行动之协调,值得我们好好学习。最近几年,美国政府对中国施压,基本形成了一个比较清晰套路:与其通过政府和法律渠道,按照常规流程磋商和沟通。不如直接渲染成为媒体事件,更加高效,甚至有奇效。比如习主席访美前夕的施压,这次两会前大使写信的施压。还有这次中兴事件,美国商务部直接在网站上公布,甚至把中兴原来律师反水后交出的内部绝密文件,也一同公布出来,通过《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媒体发声,直接制造成为一个媒体事件。通过媒体的舆论施压和证据组合,形成强大的舆论杀伤力,让中兴和中国政府一下子陷入被动局面。美国政府和企业之间,美国政府和媒体之间非同寻常的默契,形成了事实上的联合体。这种企业、产业、媒体和政府多层面的联手,多管齐下的组合策略,是美国企业和美国政府博弈能力的根本保障。而我们如果没有在战略、战术上形成相应的能力,怎么可能具备对等博弈的基本格局?没有破解之道,未来屡屡陷入被动还会是常态。      中兴事件暴露出来的最大的问题,还是我们产业极大的依赖性,不仅仅是核心技术层面,还是包括产业链层面。全球化时代,我们的高科技不可能形成封闭式发展的态势,但是,我们必须在自主可控与核心技术方面有所作为,有所作为,逐渐拥有能够摆脱完全受制于人的严峻局面。除了坚定发展核心技术之外,在反禁运、网络安全审查、数据本地化等能够构建反制能力的制度建设方面,尤其要加快节奏,毫不动摇。把我们巨大的市场和美国企业在中国巨大的利益构建成为有效的博弈筹码,能够让中国高科技企业免受不公平的伤害,能够让华为这样的优秀企业能够在美国市场获得对等准入的资格,能够让中国企业在海外始终感受到自己的政府是时时刻刻的靠山。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做到的最基本的要求吗?   所以,中兴事件看起来是企业本身的事情,实质上检验的还是我们的企业、产业和国家的博弈能力问题。任何单一层面看待此事,都是片面的,只有从多个层次真正形成体系化的战略和协调能力,这次事件我们每一个人才不会是输家。尤其是下一次不会轻易再发生。   目前来说,局势有点柳暗花明,比大多数人预期的要好,说明政府和企业等各方面的努力有成效,值得高兴。但是,临时搁置制裁,依然是悬着一把杀伤力很强的剑。我们必须面对上述这些痛点,痛定思痛,对症下药,改变自己,将目前被美国政治因素的火力压制住的中国高科技企业,能够仰起头来,顺畅地走出去。固守本土者,生存空间将会越来越少,而唯有全球化,才是一步活棋。国家的国际博弈能力,如何跟上中国高科技的发展步伐,这是一个我们无法再回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