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老歌的网友你好!经典老歌网是雨中的毛毛虫给自己30岁生日,所建的礼物哦!

30岁的礼物

前18首歌曲为本周试听榜,第19首歌曲开始以当日最新更新歌曲排列,由系统自动计算统计。

6655b.com_最新6655b.com - 各式冠军赛事

    扎尕那:石门阻隔的秘境 扎尕那全景      扎尕那石门      扎尕那百花滩      扎尕那代巴村      扎尕那风光   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迭部县有一块山间盆地,这里农业、林业及牧业多种生产方式并存,造就了一个自给自足的生活空间,宛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在当地人眼中,这里是神仙创造的地方;在人类学家眼中,这里是青藏高原东缘最具典型意义的乡村聚落;在摄影家眼中,这里的景色犹如仙境般美好……这个让许多人向往地方,就是扎尕那。      扎尕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境内,这里山峦重叠,峡谷纵横,农田、河流、民居、寺庙与周围的山林和草地互相映衬,滩地耕种、林草相间,构成了一幅幅美轮美奂的藏区草原美景。   马年正月初六,当人们还沉浸在年味中时,我们已经出发,前往那个深藏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村寨聚落扎尕那。冬日的阳光温暖和煦,窗外是一片广阔草原与起伏山峦组成的天际线。我们从成都出发,沿岷江峡谷而上,翻越鹧鸪山,穿若尔盖的广袤草原,进入甘南藏族自治州(简称甘南)迭部县境内。   在藏语中,扎尕那的意思是“石匣子”。它四周山体环绕,传说这里是神仙涅嘎达娃用大拇指在山间摁开的地方,当地人称其为“石城”。在通往扎尕那的途中,要经过三道石门,纳加石门首当其冲,随后是巍然耸立的扎尕那石门阻挡着去路,但也激发着人们想要探究石门背后世界的欲望。绕过逼仄的扎尕那石门,一片开阔的空间出现在眼前,正北方高耸着的便是第三道石门——光盖山石门,穿过它才能到达扎尕那。光盖山灰白色的石灰岩在晨光的照射下泛着耀眼的光,当地人称它为“石镜山”。      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的研究员汤萃文曾对扎尕那的环境作出这样的描述:“迭部县的迭山扎尕那地区处于白龙江上游的高山峡谷地带,为秦岭山系的西段;构造上处于迭山断裂带、白龙江隆起与洮河凹陷的交界带上;在地形上,扎尕那位于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和成都盆地三大地形的交界地带。”扎尕那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这个偏安一隅村寨聚落的质朴与自然得以保存,成为一处难得的秘境。   天人合一的传统村寨聚落   穿过光盖山石门,眼前顿时豁然开朗,我们站在山坡上眺望扎尕那,整个村落依山而建,构成村落景观的各种元素层叠错落、聚散适宜,自上而下依次为:山体、林地、民居、农田、河流。扎尕那村由东哇村、业日村、达日村、带巴村4个自然村和一个藏传佛教寺庙拉桑寺组成,其中东哇村靠近寺庙,是扎尕那最大的村子。拉桑寺位于东哇村北侧海拔较高处的山坡上,是扎尕那的制高点,其余4个村子分布在寺庙下方,层次分明。         203年5月2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布活动上,农业部命名了全国第一批9个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其中迭部扎尕那农林牧复合系统榜上有名。早在3000年前,扎尕那就出现了畜牧文明的萌芽;蜀汉时期,蜀国大将姜维把先进的汉族农耕文明引到这里;吐谷浑时期,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相互融合;明清时期,农林牧复合系统逐渐发展起来。扎尕那游牧、农耕、狩猎和樵采等多种生产活动的合理搭配,使劳动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汉地农耕文化与藏传游牧文化交融形成了特殊的农业文化。这个古老的历史遗产,是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及森林文化之间长期互补融合的结果,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个典范。   风水是汉族在农耕文明演化过程中,对传统择居与布局的经验总结,而藏民在对自然环境的认识过程中,也形成了类似汉族风水观念的“萨些”。扎尕那的民居依山而建、坐北朝南、背山面水,是典型的阳宅风水格局。这种建筑聚落,便体现了藏族“萨些”的理论精髓。   浙江大学生态规划与景观设计研究所的史利莎曾这样分析扎尕那的景观格局:“自然组分在上层,人类活动则主要集中在下层,上层山体坡度带来的雨水保证了聚落内气候的湿润和农田灌溉的充分;聚落北侧两座山体之间的谷地又形成了自然的防洪区。这样上下空间的组成,足以维持良好的生态系统区域循环。从景观审美意识上看,这些不同特征的景观所产生的审美感受,极好地呼应了中国人围合与庇护的壶天模式。”林地、灌木、草地等自然单元与村庄、农田等人类活动完美融合,共同构成了扎尕那立体、和谐的景观格局。   我们停车走进村子采访,藏式木屋鳞次栉比在山上延伸,以农业为主、牧业和林业为辅的生活方式催生了当地独具特色的乡土民居——藏式榻板房。我们随意走进一户人家,热情好客的主人马上端来热气腾腾的酥油茶招待我们,在得知来意后,主人主动带我们参观起他家的房屋。         村外陡坡上的土地是农田,这里海拔高,主要种植的粮食作物是青稞。在大山的庇护下,当地人以牦牛为伴、以牧场为家,在这宁静的环境里与自然和睦相处,过着近乎世外桃源的生活。   这是一间典型的藏式民居,房屋以木质框架为主体,框架之外覆盖一层土石,起到自然调节室内温度的作用。在村民逐渐适应农牧结合生活方式的过程中,藏式民居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发展成现在这种垂直结构的藏式榻板房,以实现起居、储粮、圈养牲畜等多种生活需要。藏式榻板房一般为二到三层,底层为牲畜圈、起居室等,二层为储物间或晾晒区,顶层便于通风,用来储存粮食。   扎尕那的聚落景观,综合着青藏高原东缘山、水、风、土、人等多种要素之间的平衡关系,形成以宗教寺庙为景观核心的聚落格局,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年7月,我们再次出发前往扎尕那。相对于冬季来说,夏季的扎尕那更加充满生机,更加迷人,山体被茂密的森林所覆盖,森林下方是层层向河边延展的农田,尚未成熟的青稞在微风中摇摆。春夏时节,气温回暖,正是扎尕那村民修补房屋的好时节,我们正好碰到了一户村民在修建新房。从每年的3月开始,想盖新屋的村民就要开始夯土垒墙,全村人都会过来帮忙,扎尕那天然的林业资源让他们可以就地取材,房子很快便可以建起来。   群山环绕的扎尕那,仅有一条狭窄的道路与外界相连,长期独享着一方宁静。在“桃花源式”的山间盆地中,农耕景观与自然景观和谐交映,成为一个理想生态人居的典范。      扎尕那有4个自然村,都依偎在群山环抱中仅有的凸出来的一块平地上,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被麦秸秆围着,白塔点缀着藏式的榻板房。上图这间传统的藏式民居因洛克而出名,这家人收藏着洛克留下的老照片,女主人不会说汉语,让女儿跟我们交流,小姑娘从客厅的柜子里翻出了一摞泛黄的老照片给我们看。但遗憾的是,摄影师根据冲印技术初步判断照片不一定是洛克的作品。   洛克的足迹真的到达这里?   我们在扎尕那采访时,经常听到当地村民讲述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来到扎尕那的故事,在旅游业为当地人带去财富的当下,洛克的故事无疑为扎尕那增添了许多吸引力。925年4月末,洛克从四川来到了甘南的卓尼县,并以卓尼为基地,开始了他在青藏高原东缘地区为期两年多的植物学考察。   当年洛克来甘南的初衷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他其实是为了考证一个极具颠覆性的听闻:位于青海的阿尼玛卿山主峰高度超过了珠穆朗玛,是真正的世界第一高峰。在那个以发现、探索为最大荣耀的时代,好奇心和荣誉感激发着洛克,他要力争做论证世界巅峰的第一个白人。几经努力,他终于说服了哈佛大学阿诺德植物园主任萨金特教授给予他资助,当然名义是“对阿尼玛卿山和祁连山进行植物学考察”。      拉桑寺是扎尕那4个村子共同朝奉的寺院。清晨,当我们和摄影师拍完日出到达拉桑寺时,这里的晨课已经开始了。这座始建于645年的寺庙至今仍保存完好,它是扎尕那整个村落的核心。   在经历了失望的阿尼玛卿山考察之后,迭部的新发现,安慰了失意的洛克。在这里,洛克发现了大量的云杉和冷杉,种类之多样令人难以置信,他在迭部发现了至少0种云杉树,而中国全部云杉也只有8种。他在给萨金特教授的信中兴奋地写道:“迄今为止,迭部是整个西北地区植物资源最好的地方,针叶林资源独一无二。”很快,洛克收集的植物种子被寄回了美国,经培育后的种子分送给北美、欧洲、亚洲的植物学和园艺机构,至今哈佛大学的阿诺德植物园里还生长来自甘南迭部地区的云杉。   他在后来的著作《生活在卓尼寺院》中写道:“我平生未见过如此绚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将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迭部这块地方让我震惊,绝对是一块处女地。它将会成为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和所有观光者的胜地。”在876年到928年的半个世纪里,到达中国西北部的外国探险队有42支之多,然而能深入到甘南迭部的,只有洛克一人。      当我们已经结束采访,准备返程的路上碰到一户人家正在建造新居,让我们对扎尕那的民居结构有了深入了解的机会。当地村民在逐渐适应农牧结合生活方式的过程中,藏式民居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发展成现在这种垂直结构的藏式榻板房。房屋一般为二到三层,底层为牲畜圈、起居室等,二层为储物间或晾晒区,顶层便于通风,用来储存粮食。正在干活的义巴跟我们讲,每年3月开始,准备修建房屋的村民就要开始夯土垒墙,空闲的村民都会过来帮忙。如果有哪户人家不出力,按照村规会处罚当家者0元钱。   诸多文献和图片都证明了洛克的确曾到达迭部,但是否到过扎尕那还没有充足证据。当地作家和学者在对迭部和扎尕那的文化宣传中,都竭力与洛克相关联。扎尕那如同青藏高原其他被发现的“胜地”一样,满足着人们对一个偏远、隔绝、美丽、纯朴之地的全部想象。随着旅游开发的不断升温,外来的游客用“天上的扎尕那”、“神仙居住的地方”、“精神地标”等词语来描绘着他们心中的扎尕那。   扎尕那的现实与冲突   每年的藏历新年,是扎尕那最热闹的时节。   藏历一月初七,在扎尕那业日村西边的公共广场上,摆放着一套音响和一张简陋的木桌,两排藏式木桌分列在广场的两侧,桌上摆满了食物和饮品,桌下放着藏毯。这是业日村新年对歌会的现场,村里几乎所有的成员都聚集在这里,广场上坐满了身着藏装的村民。   迭部的山歌在藏族心人中享有盛名,这方水土养育的人们天生有着清亮美妙的歌喉,那些来自田野山间的歌声曾时常在扎尕那的上空响起,成为乡土文化重要的表现和载体。我们在广场上的一群年轻人中结识了20岁的白玛仁增,他是今年对歌会的主持人。这位正在甘南合作市上学的青年是业日村新一代的佼佼者,也是卡瓦农家乐的主人。仁增有条不紊地安排着会场的布置和节目顺序,在同龄人中,他显得更加成熟沉稳。   随着一位老人的进场,喧嚣的会场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起身站立,目送着老人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才坐下。身边的年轻人悄悄地对我们说:“这是我们村里最为年长的老人。”老人入座后,歌会随即开始,原本清唱的传统山歌,现在也混杂着电子设备演绎的流行音乐。歌曲的变化也体现着村里年轻人内心的变化,随着与外界接触的不断增加,他们开始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7岁的尕都加对我们说:“我长大后想去酒吧唱歌,唱最流行的歌。”         清晨,薄雾笼罩的扎尕那看起来如梦如幻。煨桑和转佛塔是当地村民每天必做的事情,一大早,各村的村民陆续从不同的方向汇集而来,狭窄的山路上人头攒动。他们将采集而来柏枝点燃,并将随身携带的纯净之水洒向柏枝,浓浓的桑烟冉冉升起,带着人们虔诚的祈祷飘向天空。   今年藏历一月的初八和初九,是扎尕那传统的拉桑寺法会和晒佛节,这个节日由扎尕那四个村寨轮流主办,比歌会更加神圣庄严。今年的晒佛节也在业日村举办,白玛仁增将巨幅唐卡抬上晒佛台,但他其实并不认得唐卡上的佛像。         今年藏历一月初九是扎尕那传统的晒佛节,几乎所有村民都会前来参加。人们将巨幅彩绣唐卡抬往拉桑寺的展佛台,佛像所到之处,人们都虔诚跪拜,并跟着佛像走。此幅唐卡由天然矿物颜料绘制而成,颜色常年如新不褪色。当佛像展开时,法鼓、法号悠扬响起,僧人们在此诵经,佛像前的信徒们纷纷跪地磕头,虔诚祈福。   这种传统生活方式的变迁,是扎尕那面临的挑战,原本自给自足的扎尕那,以惊世的美景与独特的生活方式吸引着世人的目光,如今这个山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加入到了现代化洪流当中。“石门”一开,扎尕那是否能够神秘依旧?